經歷兩周的隔離,鑽石公主號乘客19日終於可以下船,但18日又新增88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讓全船共有3711人的郵輪上的確診數來到542人。對此,許多科學家表示認為,從鑽石公主號的案例顯示,這次隔離是個失敗的實驗,由於在船上沒有獨立設備防止病毒在郵輪上蔓延,讓這艘郵輪最終成為了新冠病毒的孵化室。

經歷兩周的隔離,鑽石公主號乘客19日終於可以下船,但只要曾與稍後檢測呈陽性者接觸過,就得「重新」隔離14天。

據美聯社報導,自確診病例來到542人後,鑽石公主號已成為大陸境外確診人數最多的「疫區」,也是世界衛生組織官員視為在陸境外最容易人傳人的地方,甚至一度被媒體形容為「小武漢」。為何讓豪華郵輪最終成為新冠病毒的病床?雖然日本政府一再替隔離措施辯護,但許多專家認為日本這回於疏失了,連協助檢疫的衛生官員都染病確診。

報導指出,雖然部分乘客形容遭隔離於橫濱港的鑽石公主號根本是「海上浮動監獄」,但船上乘客仍可帶著口罩定期在夾板上放風,並被告知與人保持距離,但東安格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醫學教授亨特(Paul Hunter)表示,他懷疑船上有部分乘客並不如外界所想像有確實做到人與人彼此隔離,要在船上落實隔離十分困難,並十分確定勢必有部分乘客「不會聽從他人什麼該做、而什麼不應該」。

亨特指出,如果這些乘客是在陸地上進行隔離,在防範傳染控制上會有更好的成效,但也承認要將3千多名乘客全數在陸地上隔離,是否有足夠隔離與醫療設備將是一大挑戰。

美國著名醫學家、紐約大學Langone醫學中心的生物倫理學教授卡普蘭(Arthur Caplan)也表示,眾所皆知船上容易孵育病毒,如果確實沒有其他方案之下,只有道德是唯一讓人們繼續留在船上的正當理由。他也表示,船上乘客們的二次隔離勢在必行,「喪失公民自由與行動權利從來不是好事,但為了防止疫情擴散,為期兩周以上的隔離絕對不算超過」。

報導也指出,雖然船上大部分乘客皆已實施隔離,但船上的工作人員仍共用臥室、持續向客人遞上餐點與其他生活必需品、進入旅客房間清掃,且他們還必須集體在一間狹小空間內用餐。對此,前WHO西太平洋主任、日公衛專家尾身茂教授表示,船上工作人員不像乘客,他們必須共享臥室、一同用餐,導致即使隔離之後仍傳出部分人員遭感染,「在當時傳播病毒不可避免,這也是勢必要實施隔離的主因」。

此外,雖然檢測結果為陰性的百名乘客19日即可下船,但這場噩夢仍未結束,只要曾與稍後檢測呈陽性者接觸過,就得「重新」隔離14天。

文章來源:Experts ponder why cruise ship quarantine failed in Japan

#隔離 #乘客 #鑽石公主號 #新冠肺炎 #武漢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