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經「文台寶塔」的路上,可見夯土與石塊的金門城遺址。(李金生攝)
路經「文台寶塔」的路上,可見夯土與石塊的金門城遺址。(李金生攝)
2018年重建施工中的「金門城」北門城牆段,傳出發現遺址層和老舊牆石。(李金生攝)
2018年重建施工中的「金門城」北門城牆段,傳出發現遺址層和老舊牆石。(李金生攝)
金門城北門外的「明遺老街」,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兩旁屋宇基本保存良好。(李金生攝)
金門城北門外的「明遺老街」,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兩旁屋宇基本保存良好。(李金生攝)

興建於明洪武20年(1387年)的金門城,在2018年3月因曾發掘出疑似古城牆牆基,目前列為暫定古蹟。縣文化局敲定3月4日晚上邀集學者專家舉辦公聽會,就未來登錄為「史蹟」文資身分和殘跡保存、復原重建的對策,與當地居民溝通。

明洪武20年,江夏侯周德興奉旨興建守禦千戶所城,做為全島的軍事和政經中心,以其地勢「固若金湯、雄鎮海門」而命名,這也是金門得名的由來。迄清康熙年間,金門鎮首任總兵陳龍將署衙遷往金城,才逐漸沒落,現居於城內的倪、邵、王、俞、成等姓氏即是從大陸內地徙居的軍戶後代。

1949年後,國軍因構築工事需要,拆除城牆和城門取用石塊,僅存夯土與部分的基礎石條。1991年起在地方居民的倡議下,開始復建型式不一的城門,但已不見昔日風貌。

2018年3月重建北門城牆時,曾發掘出疑似古城牆牆基,文化局立即依《文化資產保存法》規定停工,並邀集學者專家履勘,以金門城遺址為台灣地區明代最古老的建築遺構為由,於同年11月6日公告為暫定古蹟,現場已回填保護。

該局為進一步釐清文資價值及後續活化利用與保存工作規畫,自2019年2月起委託臺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江柏煒教授團隊執行城牆遺址的文化資產保存對策研究,並結合協力團隊臺灣大學人類學系吳牧錞教授所進行考古挖掘建議,經過數月的調研,提出未來登錄為「史蹟」文資身分的建議,以及關於金門城城牆殘跡保存、復原重建的對策。

另在研究中也進一步參考國內外對於城牆遺址保存的作法,並考慮金門城的現實情況,對社區內部整體發展、對外文化路徑的規畫與文化觀光的串聯,提出一些具體可行方案。

該局將於3月4日晚上07:00,邀請金城鎮長李誠智、縣議員石永城議員、鎮代翁沂杰、倪予媃、金門城鄉土保存協會理事長倪振土及地方居民,在金門城社區活動中心舉辦公聽會,希望能達成未來發展共識,一起守護金門城的歷史價值。

縣府也以做為明代軍政中心的古城,歷經清初遷界以迄後來的歷史變遷,累積600多年歷史的豐厚文化,經由妥善規畫可與南門城外的「文臺寶塔」、俞大猷的「虛江嘯臥」碑碣和北門外明遺古街、寶月泉及城內的宮廟與民居建築群串連成觀光帶,提供知性深度旅遊資源。

(中時 )

#金門 #古城牆 #古牆基 #暫定古蹟 #古文化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