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色情行業一開始靠美軍大利市,隨著越戰結束、美軍撤出,1970代開始由日本人接棒,不像美軍酒吧早已銷聲匿跡,日本式的色情文化迄今仍四處可見,影響台灣非常深遠。

日本男人在台灣光明正大買春,其實傷了不少台灣人的自尊,特別是早年反日情緒高張,認為我們好不容易打贏抗戰,卻被戰敗的日本人侵門踏戶,非常不是滋味。知名作家黃春明1974年寫的小說《莎喲哪啦再見》就是寫日本人到宜蘭礁溪買春的故事,1980年代還被改編成電影搬上大螢幕。

故事主人翁黃君有一天突然接到長官指示,要他明天一早到機場接馬場等七個日本客人,而且交代他要帶到礁溪玩。黃君很納悶問,為何不到北投就好?原來這七個日本人是所謂千人斬俱樂部,除了跟老婆睡兩次以上覺,其他女人只能一次,北投已經去過不新鮮,想試試新口味。

七個日本人一下機就迫不及待包了兩台計程車殺到礁溪,因為噴了油、吃了藥,下午六點不到就想要夜度停泊,而且這樣還不過癮,當晚交代黃君隔天再帶他們去花蓮找原住民。

小說裡面有一段情節令人噴飯,其中一個日本人買完春卻悶悶不樂,一問之下,原來他有個怪癖,隨身攜帶一本征戰手冊,詳細記載某年某月某日跟何人上床、對方有何特色等,最好笑的是,一定要附一根女性下體恥毛當戰利品,偏偏當天他碰到的是恥毛剃光的白虎。買春客說,只要碰到這種空手而歸的事,隔幾天一定會倒楣。

黃春明的小說以寫實著稱,中間當然有虛構的成分,但應該反映了當時日本人來台買春的狀況。有一段時間,日本來台旅客絕大多數是男性,來做什麼大家心知肚明,連日本人都不好意思,專飛台灣的日本亞細亞航空某年還大力推廣夫妻同遊台灣,希望日本人不要一看到台灣就想到買春。

日本人愛來台買春,台灣也有不少女性到日本賣春。1970、1980年代幾乎年年都有外電報導,台灣單身女性被日本海關拒絕入境,原因是懷疑她們到日本從事色情行業。

隨著台灣經濟起飛,物價水準也跟著提高,買春價碼自然水漲船高,部分日本人開始轉移陣地,但不少日本人仍對台灣情有獨鍾,尋芳客依然絡繹於途,馬英九當市長時發生極樂台灣事件,一本買春指南引爆輿論譁然,再度讓台北跟色情連在一起。(二之二)

(中時新聞網)

#黃春明 #色情 #情色 #買春 #賣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