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86年開春,有名女子神色慌張走進了台北市大安警分局報案,揭開一宗手法殘酷,讓人寒慄的分屍案,米高梅舞廳紅牌舞女邱敏春被帶出場後失蹤了,警方抽絲剝繭,發現邱女銀行存款被提走40多萬元,而從提款監視錄影帶查出一輛別克轎車出現在多次畫面裡,警方以車追人,終於查出死者男友楊金和涉有重嫌,楊男坦承為了錢殺害邱女,並殘忍支解屍塊分成三袋,丟棄在北宜公路沿線,最重要的頭顱,則被丟到垃圾車載走,迄今沒能尋獲。

這宗令人髮指的殺人分屍案,發生迄今已經20餘年,凶手楊金和也被判死刑定讞,但是提到這起滅屍案,查破此案的台北市大安分局許多資深刑警仍然不寒而慄,他們不是為凶手的殘忍心寒,而是破案後,這輛用來載運屍塊被查扣的凶嫌別克汽車,因為被列重要證物,就一直停放在警局地下停車場,每到夜裡就會發出類似女人哭泣的聲音,隱約中有一團沒有頭的白色人影在車內…。

人家說警察是正義使者,這些靈異「阿飄」不敢接近,但是這團疑似死者舞女的無頭身影,卻是出現在警局地下室,而且不是只有少數偵辦這宗血案的刑警「撞見」,許多偵查隊的同事,也都親眼目睹或聽到不可思議的哭泣聲。

消息傳開後,警局很多人輪到深夜勤,不敢將車停到停到地下室,有位目前已退休的資深刑警,有回他深夜勤下班,繳回槍械走道地下停車場,準備開車回家,明明才剛保養過的車子卻無法點火,搞了許久還是沒有動靜。

舞池內婆娑起舞,紅牌邱姓舞女因財務慘遭男友殺害分屍, 迄今頭顱沒有找到,警局地下室傳來無頭女魂哭泣。(示意圖/大陸網站)
舞池內婆娑起舞,紅牌邱姓舞女因財務慘遭男友殺害分屍, 迄今頭顱沒有找到,警局地下室傳來無頭女魂哭泣。(示意圖/大陸網站)

詭異的是這時突然聽到身後這輛命案「凶車」傳出有女人的哭泣聲音,起先他以為是恍神聽錯了,當時停車室只有他自己一人,他心想「不會吧!可能是貓咪叫聲」,於是他壯起膽子仔細聽,「沒錯是真的女人哭泣聲音」。

雖說警察不怕鬼,但是此時這名見過無數命案現場的老刑警還是心裡毛毛,更不可思議的,當他抬頭從後照鏡,發現這輛車子內,竟然有團沒有頭的人形白影若隱若現,嚇得他不禁心裡直唸「南無阿彌陀佛」,短暫時間後他再試著開車順利點火,而這團白影也不見了。

隔天他把遇到「阿飄」的事告訴同事,原來已經有很多人都在地下停車室遇過同樣的靈異事件經驗,同事間愈說心裡愈毛。原來這起駭人聽聞的分屍案,雖然已經偵破,凶手也被繩之於法,但是死者屍體被支解三大袋,警方陸續在北宜公路找回大腿及其他屍骸肉塊,唯獨邱女的頭顱被凶手載回台北後,正好看到有環保車在收垃圾,就將裝有頭顱的黑袋子丟入載走,研判已經被載到焚化爐「處理」了。

北宜公路沿路偏僻,山凹縱橫,雜草叢生,舞女分屍案就被棄屍在深谷中,頭顱則扔到垃圾車載走,迄今沒有尋回。。(本報系資料照片)
北宜公路沿路偏僻,山凹縱橫,雜草叢生,舞女分屍案就被棄屍在深谷中,頭顱則扔到垃圾車載走,迄今沒有尋回。。(本報系資料照片)

許多人深信,可能冥冥中死者頭顱沒有找回,才會出現在警局的凶車內陳冤,希望刑警們幫忙,但是當時承辦此案員警也查訪過環保局的作業車輛,還是沒有著落。而因為案子纏訟,這輛作為運屍的汽車被列為重要證物,就這樣一直停放在大安警分局的地下室整整有3年時間,員警深夜下班避而遠之,直到凶手楊金和死刑確定,報法院核准將這輛「靈異凶車」送往報廢棄車處理,還請了通靈「老師」的警員到地下室「溝通」,地下室的無頭女鬼哭聲不再,同時隨著這些親歷其境的刑警退休,這段靈異傳說,才逐漸平靜下來。

★中時新聞網提醒您:靈異傳聞請勿盡信

(中時新聞網)

#社會10點檔 #米高梅 #紅牌 #舞女 #分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