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文人李敖逝世已滿2周年,兒子李戡與好友陳文茜均在臉書上發文追思,而陳文茜更是透露了未選擇見李敖最後一面,甚至連悼念文都遲遲未見的原因「因為我不想告別」。

「我的記憶,當你揮手時,你仍想像自己是麥克阿瑟,老兵不死,只是凋零。我不想看到比凋零還孱弱的你。」陳文茜感慨,李敖是永遠的巨人,被時代拋棄也被時代排擠的獨立人格,絕不趨炎,絕不附勢。「抓著你的筆尖,你和一切對抗。對抗領袖、對抗威權、對抗俗媚、對抗虛假、對抗沈淪的自由,沈淪的言論泛濫。對抗拘押你的上一代,不屈遺忘你的下一代。」然而此刻東風依舊,陳文茜不忍見的,是那已全然幾近殘滅的李敖。

陳茜茜直言李敖著作等身,卻沒有一篇文字被收入教科書內;《北京法源寺》曾經被提名進入諾貝爾文學獎,「但你的文字那麼令人不安,你搓破了太多口號,你嘲笑了太多人們根深蒂固擁抱的意識形態,從『中華民國,早就亡國了』,從『反攻大陸是假的』到『台獨也是假的』。」

李敖之子李戡也在臉書上發文,透露2005年李敖時任立委去北京演講時,許多人勸他買房投資,他卻堅持不買,且幾年後更是堅定指出「要是買了,他哪來的立場在台灣談統一。」而李戡在父親過世2年後,仍牢記此事,並自我要求「絕不靠『統一』兩字騙錢發財,我確實做到了。」

陳文茜感慨指出:「親愛的李大哥,你和受你思想影響甚深的我,那麼死腦筋信賴自由主義,但它是一個烏托邦,它從來不曾在地球上任何一塊土地實踐過⋯⋯親愛的李大哥,是時代辜負了你?還是我們始終誤解了時代?」

「你走了,所有曾經與你有關的幾乎都化為塵土。你已躺下,台灣再無戰士。在春天的寒風中,我再度悲愴的走在古道上。佇立著,一個人。」近來陳文茜透露自己已與病痛對抗多日,在追思李敖之時,她也感慨自己逐漸走上衰老之路,但更多的衰老在於內在,「別人可以遺忘你,我不會。對我而言,我們共同擁抱的自由主義信念是長遠的,永恆的。它是烏托邦,但它使我們活得與衆人如此不同。」陳文茜指「這個時代也不配向你再會,而是你向我們道別。」她至今仍把信念佇寄於李敖,並指:「這也是我不想告別的理由」。

而李戡則是強調:「我支持統一,是遵守我父親的遺願,我一輩子不會動搖,但在大陸官方不大刀闊斧整頓陋習之前,我絕不會考慮促進它。」

(旺報 )

#李敖 #陳文茜 #時代 #生活 #逝世兩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