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指揮宣布高中職以下師生禁止出國引發違憲爭議,衛福部長、防疫指揮官陳時中上午在行政院會表示,使用特別條例第7條,具有最後的手段性,若有其他具體條文可以防疫的話,不需要引到這一條。

政務委員羅秉成在行政院會後記者會受訪表示,外界特別條例第7條的規定,有超憲法或比緊急命令還強、空白授權等問題,但可能有些誤會,在緊急法制上,確實有憲法層級的緊急命令。經行政院會通過,報請總統公布,10天內由立法院追認。這是非常緊急下的措施,要符合相關法律條件。

但另一種類型是在法律層次上,本來對緊急狀況的法治有一定的授權,讓應變上有彈性,這不是特別條例第7條創立的法律層次的應變,在災防法31項第1條11款,指揮官為應變需要,傳染病防治是災害防救法的特別法,特別條例是傳染病防治法的特別法,三法共構一個疫災規定,不能單看一個條例,要結構性體系性的觀察,特別條例第7條是強化災防體系指揮官的應變處置權。在災防法31項第1條11款,是說指揮官可以為其他必要的應變處置,應變處置權原本就跟人民的權利有關係。

羅秉成並說,除了法律例舉事項外,由於疫情瞬息萬變,立法上就有必要措施,應變需求底下給予的彈性,特別條例的立法理由寫得很清楚,就因為疫情特別重大,所以要給指揮官相當的彈性,指揮官則要遵守比例原則跟合宜目的的原則。

他並轉述,陳時中也就第7條的使用在院會提出報告,這一條具有最後的手段性,若有其他具體條文可以防疫的話,不需要引到這一條。羅秉成說,但有需求而現有條文不足的情況下,本來就在立法授權的範圍內。緊急命令是立法者後控,特別條例是立法者已經前控了,政府是用特別條例急速的因應疫情變化,在立法院授 權下就是法律。就符合憲法23條有關有必要時可以用法律限制,而這個必要就是社會國家面臨緊急危難的法律規定。

他也說,即便第7條的宣布對國人有影響,但以國外疫情之嚴重,相信沒有第7條規定,國人也會自我防衛而不出國,所以影響是有限的。

(中時 )

#新冠肺炎 #紓困特別條例第7條 #陳時中 #羅秉成 #違憲 #新冠肺炎 #武漢肺炎 #新型冠狀病毒 #台灣 #大陸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