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北部國立大學電機系畢業後,就被延攬到1家全球知名的科技大廠研發部門,但血汗的工作環境,讓我決定改考基層公務員,目前在新北市環保局,擔任隨垃圾車出勤的清潔隊員,即便不少人總說:「Sean,你這樣的人才去收垃圾,會不會太可惜?」但我仍很滿意規律工作後,有更多私人空間的生活。

即便有防護等級極高的公用口罩,但清潔隊員工作整天後,口罩依然將汙穢不堪。(圖/讀者提供)
即便有防護等級極高的公用口罩,但清潔隊員工作整天後,口罩依然將汙穢不堪。(圖/讀者提供)

原本我們出勤時,環保局每天都會發2個工作口罩,它們是4層防護的特殊材質,可讓我們抵禦惡臭、病菌等,沒想到疫情開始攀升後,大概2月份起,我們就被強迫「砍半」,1天只能領1個。

我不知道作決策、坐辦公桌的長官,是真的因缺料迫於無奈,還是不了解第一線人員的危險性?當初可領2個口罩,是因考量到我們在每天8小時的工作中,如果因穢物噴濺、沾到髒東西時,還有備品可替換,而且這種情況確實常發生。但現在只剩1個了,我們每天不管口罩已經多髒,都只能忍著不舒服與害怕撐下去。

此外,除了擔心被汙染的口罩可能帶病毒外,每當沒戴口罩的民眾,追上垃圾車近距離抓著我們問「資源回收要怎麼分?」、「這個現在能不能丟」之類問題時,其實心裡也滿恐懼的。

我不敢說我們比醫療人員偉大,但起碼工作環境上面臨的危險也絕不小,各位能夠設想,假如清潔隊爆發了群聚感染,沒人到民眾家收垃圾了,大家會有多不便嗎?真的希望疫情快減緩,讓一切恢復正常。

(中時電子報)

#口罩 #疫情 #清潔隊員 #恐懼 #工作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