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母弒母案,林姓女子殺害72歲母親,士林地院今辯論終結,林女否認殺人,辯稱「只是吵嘴、打架,想不透怎麼流這麼多血」,林並稱,2人互相踹、互相踢,沒有打頭,「我也很驚訝,但我個性內性,並沒有表現出很害怕」,希望法院能從輕量刑,庭訊3小時結束,法官諭知5月7日上午11點宣判。

林女因懷疑母親丟棄她訴訟文書,在果醬罐子內放置4張百元鈔票,每天以法力、巫術要殺害她,去年3月1日傍晚,先以電話恐嚇母親「你回來我就殺了你!」接著2人在同住在天母東路的住處發生口角,附近鄰居都聽聞物體撞擊牆壁的聲響,林女坦承兩人互毆。

起訴書指,林女毆打母親後出門倒垃圾,又到精舍找拜拜,過程冷靜並沒異狀,直到晚間10點多才報警,還謊稱下午有2名黑衣人送母親回家,企圖誤導警方辦案,但警方調閱監視器畫面,只有林母1人返家,戳破她謊言。

士林地院24日開庭,囑託台大醫院精神鑑定,報告指林女認為父親易怒、母親愛說謊,患有「妄想型思覺失調症」,從小曾被父、母言語暴力,多年前在美國維吉尼亞州結識簡姓前夫,在賭城拉斯維加斯結婚,也遭受暴力相向,之後又發生車禍,個性變成「孤僻型人格障礙」,而林母因為愛面子,留字條要她「千萬別向外求援」,導致她病識感不足,不曾就醫服藥,終致憾事發生。

不過,鑑定報告指出,案發後出門丟垃圾、到精舍等舉動,顯示並未喪失辨識違法能力,且有忍耐延遲、避免逮補能力,至於是否符合減刑,請法院依法認定。

而林女對於案發過程,否認用刀具、棍棒毆打母親,僅坦承徒手毆打,且犯案後立刻打119尋求救援,並沒有要致母親於死,林女並否認把玻璃罐打碎,鋪在房門門口,讓母親腳部受傷,只有想想並沒有真的這樣做。

審判長詢問,母親脖子上的勒痕、額頭上的銳利傷怎麼造成?林女回答,只有拿刀輕輕放在母親脖子上,當時手發抖,根本下不了手,只是要嚇嚇她而已。脖子、額頭受傷,可能是母親常說不想活了,她自己造成的。

審判長接著問,為何在警察面前編造2名黑衣人,想要隱瞞事實?林女回答:「因為我個性內性,沒有表現出來,那時警察說我殺母親,心裡很害怕,才會編故事,不過,很快就說不是真的。」審判長更問,母親都死了還要冷淡,林女則回答「我個性就是這樣」。

審判長最後問:「你剛說流了很多血,現場並沒有,你有清理過嗎?」林女才說,母親有用衛生紙擦拭,被她丟到馬桶沖掉了。

辯護人則說,林與母親互有推拉,並無殺害母親的動機,刀具上的血跡無法證明有殺母的事實,另外棍棒、掃把、畚箕,等棒狀物,都沒有驗出血跡反應,而且林遭遇父母家暴、前夫暴力、車禍事故,導致有思覺失調症,希望法官能以重傷害罪予以減輕其刑。告訴代理人則說,希望林女在刑期執行完畢後,能進入適當處所予以監護,絕對不能讓林女回歸社會。

(中時 )

#天母弒母案 #凶手 #患病 #母死 #驚訝 #母親 #審判長 #個性 #希望 #毆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