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正值黑鮪魚、鬼頭刀捕撈期,但東港漁港卻停滿漁船,漁民苦嘆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延燒,在印尼暫停輸出漁工後,根本找不到船員、出不了港。(謝佳潾攝)
目前正值黑鮪魚、鬼頭刀捕撈期,但東港漁港卻停滿漁船,漁民苦嘆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延燒,在印尼暫停輸出漁工後,根本找不到船員、出不了港。(謝佳潾攝)
漁民指出,政府雖針對漁業祭出經濟紓困、優惠新貸還舊貸,但無「法規紓困」配合如開放船員整併補缺工,漁船依舊無法作業還貸款。(謝佳潾攝)
漁民指出,政府雖針對漁業祭出經濟紓困、優惠新貸還舊貸,但無「法規紓困」配合如開放船員整併補缺工,漁船依舊無法作業還貸款。(謝佳潾攝)

目前正值黑鮪魚、鬼頭刀捕撈期,但東港漁港卻停滿漁船,漁民苦嘆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延燒,在印尼暫停輸出漁工後,根本找不到船員、出不了港,政府雖針對漁業祭出經濟紓困、優惠新貸還舊貸,但無「法規紓困」配合如開放船員整併補缺工,漁船依舊無法作業還貸款。

台灣鮪延繩釣協會指出,全台約有近2萬名外籍移工從事漁業,當中印尼籍占7至8成,菲律賓籍約1成,越南籍則大概有4、500人,換言之,此次印尼政府暫停輸出人力,對台灣遠洋及沿近海漁業的衝擊都非常大,因為只要船員湊不齊,根本無法出港。

協會祕書長何世杰說,船員作業如同生產線作業員,缺一不可,而今漁船因漁工不足無法出港,也就等於無法作業,這真的不是經濟紓困可以解決的。他說,以漁民貸款3500萬分10年還來看,每年加利息至少要還370萬,而目前雖可貸新貸優惠還舊貸,但若一直沒作業,哪來的錢可以還新貸款。

「虧損多少,漁民都能共體時艱,但至少要讓他們能出港!」何世杰不捨地說,目前正值黑鮪魚、鬼頭刀捕撈期,但出東港的漁船卻少2成,多數漁民只能苦等政府祭出法規紓困,如讓船員整併補齊缺工、或允許簽證到期但無法歸國的移工繼續作業,才得以出港捕魚。

他強調,今年可預期鮪魚捕撈量一定減少,但卻不會物少價昂,因國際市場根本大癱瘓,如鮪魚價錢原本1公斤約130塊,但現已掉至105塊,所以只有「全面紓困」、經濟面與法規面同步進行,才能真正幫到大家。

(中時 )

#紓困 #船員 #作業 #漁民 #出港 #漁工 #東港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