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從哪個角度看各國在新冠病毒疫情控制上的數字,有一個國家的表現都格外惹人注目:韓國。這不是在外媒報導中找隻言片語來為自已吹噓防疫成就,而是實際對大規模疫情防控的有效措施,從數字上吸引了外國政府直接派員前來討教學習。韓國沒有封城封國、企業不停工,卻能把曾經全球第二嚴重的韓國大規模疫情硬生生地控制下來,很多國家都很羡慕:「韓國怎麼做到的?」

《紐約時報》專題報導指出,在2月下旬和3月初,韓國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數激增,短短數日從數十例激增到幾百,再到幾千例。2月底每日新增近千例,幾乎要壓垮這個擁有5000萬人口的國家。但是不到一周之後,新增病例數減少一半,4天內再減一半,第5天又減半。

韓國大量製造病毒檢測盒,普遍對所有可能感染者實施病毒檢測,甚至開設不下車檢測站,只要10分鐘就能完成,6小時結果出爐,目前已有30萬人受檢。(圖/路透)
韓國大量製造病毒檢測盒,普遍對所有可能感染者實施病毒檢測,甚至開設不下車檢測站,只要10分鐘就能完成,6小時結果出爐,目前已有30萬人受檢。(圖/路透)

到上個周日韓國報告新增病例僅64例,是近一個月來最低。相比其他國家的每日新增感染數以千計,疫情第二嚴重的義大利每天有數百人死亡,而韓國一天的死亡人數則不超過8人。到25日為止,韓國總確診數為9067例,死亡120例,排在中國大陸、意大利、美國、西班牙、德國、法國、伊朗之後。

報導說,韓國是2個發生了大範圍疫情並壓平了新增病例曲線的國家之一,另一個當然是中國大陸。不過韓國沒有像大陸那樣封城封省, 也沒有進行像歐洲和美國那樣對經濟造成破壞的大封鎖。現在各國官員和專家正在仔細研究、總結韓國的經驗,他們的做法雖然不那麼容易,但看起來相對簡單並可承受:迅速的行動、大規模檢測和接觸者追蹤,以及必不可少的民眾支持。

報導表示,有些疫情快速爆發的國家開始對韓國的做法表現出興趣,包括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和瑞典首相勒文(Stefan Löfven)都致電韓國總統文在寅,請求提供有關該國措施的詳情,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也敦促各國「借鑒韓國和其他地區的經驗」。

不過韓國對此讚譽則謹慎表示,成功是暫時的,死灰復燃的風險仍然存在,尤其是當疫情繼續在國境之外肆虐的時候。

報導說,總結韓國控制疫情的經驗可以歸納為幾項重要措施:1、在變成危機之前迅速干預,快速生產檢測試劑盒;2、開設600個檢測中心密集地進行檢測,受檢過程10分鐘,6小時結果出爐,至今已超過30萬人受檢;3、利用手機App進行隔離、觀察與接觸者追查,以信用卡記錄與手機GPS掌控被監控者行蹤;4、爭取公眾協助進行疫情防控。

韓國模式可以複製嗎?報導認為,很多人都關注韓國的成功,它的方法既不複雜、也不昂貴,使用的技術也很簡單,在疫情比韓國嚴重的7個國家中,有5個都比它更富裕。

專家指出,效仿韓國有3大障礙,都與成本和技術無關。其一是政治意願,在疫情尚未發展成危機之前,許多國家都曾猶豫是否要實施嚴格的措施;其二是公共意志,韓國的社會信任度高於其他許多國家,沒有兩極分化和民粹主義反彈的困擾;其三是學習韓國時間是最大的挑戰,對於陷入疫情深淵的國家來說,要像韓國這樣迅速有效地控制疫情可能已經「太遲了」,就像現在的義大利。

文章來源:韓國為何能有效控制疫情,它的模式能被複製嗎?

(中時電子報)

#新冠肺炎 #武漢肺炎 #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 #韓國 #封城 #疫情 #檢測盒 #封鎖 #隔離 #追蹤 #監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