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呼萬喚始出來國民黨智庫諮詢會議作出建議,九二共識的論述應該與時俱進,應以中華民國主權為核心價值,站穩「台灣優先、人民第一」建設性本土化路線;在推動兩岸交流的同時,應不避諱地主張大陸民主化是兩岸進入深水區的前提。

循此,說穿了不就是「一邊一國、兩個中國」的內涵意義,江啟臣另闢蹊徑,國共漸行漸遠再無交集,走向本土化是否傾向「去中國化」,對國民黨更是進退失據、左支右絀的難題,還把大陸的民主化拉進來湊一腳當作兩岸進入深水區的前提。

殊不知,維護政治體制是中共統治集團核心利益,在黨國體制下標榜具有中國特色民主集中制源於政權存亡邏輯,一國兩制都沒要求台灣改變政治體制,國民黨要大陸改變,未免太不自量力,兩岸就永遠都別想進入深水區,準備擱淺吧!

殷鑑不遠,從1949到1979迄今,美國通過圍堵、交往與均勢等綜合策略軟硬兼施,並試圖透過中國融入世界貿易體系,仍然徒勞無功難以潛移默化讓中國擁抱民主,反而激發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文化4個自信。目前相較華盛頓共識與美國模式,北京共識與中國模式,這個已成為只要經濟自由化但不要政治民主化的代號,似乎在開發中國家被快速認可、更廣為接受,我們未能看到福山預言「歷史的終結」,倒是見證科藍茲克「民主在退潮」,問題不在政府體制而是保障人民權利,如何承諾、落實更好的生活。

民主政治只是一種統治方式並非目的,管理眾人之事的終極價值在於讓人民過上更好的生活,諸如縮小貧富差距、實現公平正義,科藍茲克指出民主制度作為保障全民幸福的手段,應當反思3項目標:經濟繁榮、終結貪汙與社會和諧。對照中國的威權專制,改革開放40多年來大陸經濟井噴式發展,GDP已經翻了好幾番,終結貪汙雖然未竟全功,但習近平上台後反腐肅貪雷厲風行,老虎蒼蠅全打已是大快人心,社會和諧配合黨的建設更是維穩工作的重中之重;反觀台灣民粹當道、朝野惡鬥、雙峰社會,嘗盡民主失靈、政府失能的苦果。

菁英統治與民主制度誰能勝出仍是未定之數,但不能忽略東西方文化、國情、民族性差異,產生水土不服的問題,專制如臂使指的高行政效率對比民主政治權力分力的喋喋不休,相較於計畫經濟得以淋漓盡致善用所有財政工具,資本主義自由市場那隻看不見的手宛如螳臂擋車。

從90年代開始台灣歷經民主轉型、鞏固,現在需要的是更進一步的深化,自然不必再走回頭路,但倘若以大陸民主化作為兩岸政治對話的附帶條件,不僅強人所難更過於夜郎自大。國民黨內親美派太多,知陸派太少,很多人都是門外漢,只能霧裡看花、外行看熱鬧,大陸體量大、底氣足,想以量變帶動質變對它並不管用,所以很多事情、很多時候,碰到中國就得轉彎。(作者為台灣青年聯合會理事長)

(旺報)

#統治 #終結 #人民 #中國 #專制 #科藍茲克 #自量 #大陸改變 #深水區 #貪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