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毛主席水壺裡的水,是毛主席喝過的水!」班長跑回佇列激動地大喊,臉都變形了。於是,同學們傳遞著水壺,每人喝一口。「這水可真甜呀!」

第一批紅衛兵是在國慶日時發展的,數量很少,京峽所在的班裡只發展了正副班長和體育委員。這樣,便可成立一個支委會,有支隊長,組織委員和宣傳委員。

崇高神聖的使命感

十二月中旬的一天,支隊長找京峽、小笛和鳳新談話,說她們在挖防空洞期間表現突出,準備發展成為第二批紅衛兵。並遞給她們每人一份《紅衛兵申請表》,讓她們帶回家填寫,填好後要交給學校革委會審批。

這是京峽第一次自己鄭重其事的填表,激動的心情自然是難以言表。回到家後,她小心翼翼的把申請表擺放到桌上。

申請表的封面印著毛主席語錄:「紅衛兵的革命行動,說明對一切剝削壓迫工人、農民、革命知識分子和革命黨派的地主階級、資產階級、帝國主義、修正主義和他們的走狗,表示憤怒和申討,說明對反動派造反有理,我向你們表示熱烈支持。」

翻開這張兩頁紙的申請表,裡面的內容欄目很多,除了姓名,出生年月,本人簡歷及對「紅衛兵組織的認識」等許多欄目外,還有:

─家庭出身。

─解放後家庭成員經濟狀況及主要成員的姓名,職業,政治態度和本人關係。

─主要親友的階級成分,社會職業,有否參加反動黨派社團組織。

京峽早就知道,她的家庭出身是革命軍人,爸爸是共產黨員,媽媽還不是。聽媽媽說,由於姥爺的問題影響了她入黨,因為誰也說不清楚姥爺當年的去向,到底是參加了共產黨還是國民黨,沒有人能夠證明。

十二月二十六日這天,學校在禮堂舉行了隆重的加入紅衛兵儀式。禮堂前面台子的正中央懸掛著毛澤東畫像和一面鮮紅的黨旗,這是一個莊嚴的時刻,所有人心中都有一種崇高而神聖的使命感。

擔任連副指導員的女同學帶領新紅衛兵們站在台上,面對毛主席畫像宣誓。她念一句,大家便跟著念一句:

我們是毛主席的紅衛兵,毛主席是我們最高的紅司令。在這裡,面對著我們的偉大領袖,面對著我們敬愛的黨,面對著全中國和全世界革命人民,我們宣誓,用我們革命紅衛兵的榮譽莊嚴宣誓:

我們保證永遠忠於無產階級!永遠忠於毛主席!永遠忠於以毛主席為代表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我們要把全部精力和整個生命獻給人類最壯麗的事業-共產主義!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生。對於人民,我們要無限忠誠!對敵人,我們要刻骨仇恨!生,為黨的事業而奮鬥!死,為人民的利益而獻身!我們絕對保證站在以毛主席為代表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一邊。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們也要用鮮血和生命誓死保衛毛主席!毛主席我們無限忠於您!堅決跟著您老人家,誓將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

宣誓完畢後,擔任副連長的男同學給新紅衛兵佩戴袖章。京峽低頭看了一眼套在左臂上的紅袖章,它是用一塊絲綢紅布製成,上面印著金色的毛澤東題字:紅衛兵。

也許是由於儀式的莊嚴隆重,或是多年「紅色」教育的結果,這時的京峽比起當年加入紅小兵時在政治上要成熟許多。她似乎感覺到了肩上的重擔和責任,生命也好像得到了昇華。她的生命不再屬於自己,而屬於保衛偉大領袖毛主席,屬於中國共產黨和人類最壯麗的共產主義事業。

工宣隊進駐中學後,按照一九六六年五月七日毛澤東發表的指示:「學生也是這樣,以學為主,兼學別樣,即不但學文,也要學工、學農、學軍,也要批判資產階級。學制要縮短,教育要革命,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統治我們學校的現象,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北京許多中學辦起了自己的校辦工廠,這算是教育革命的一個標誌,同時也便於組織學生在校內參加。

一一○中學的校辦工廠在工人師傅的指導下,生產半導體收音機。全校每個班的學生輪流到校辦工廠學工兩週。

七○年三月中旬,輪到了京峽所在的六班。同學們好奇極了,在校辦工廠裡專心致志地聽工人師傅講授收音機的工作原理,每一個大小元件名稱和它們的功能。然後師傅手把手的教他們焊接元件和組裝調試。

毛主席門前的樹葉

很快同學們便掌握了焊接和調試技能。每人得到一把電烙鐵,幾塊松香和一卷焊錫。先把無線電元件二極體、三極管、電阻、電容的金屬接頭端用小刀刮乾淨,然後按照電路圖,把元件插進電路板上的小孔,再用電烙鐵薰上松香、焊錫,焊在電路板上。

鳳新的焊接活是全班最漂亮的,乾淨、光亮、沒有虛焊,常得到師傅的誇獎。兩週學工結束時,全班每個同學安裝的收音機都調出了聲音,大家自豪地歡呼:「我們又掌握了一門技能!」

一九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中國成功地發射了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令億萬民眾激動不已的是,當衛星經過夜空,便響起他們熟悉的樂曲《東方紅》。

四月二十五日下午,當新華社發表第一顆人造衛星上天的新聞公報後,頃刻之間,北京燈火通明,鑼鼓聲四起,人們高舉彩旗,燃放鞭炮,遊行慶祝。

京峽和同學們排著整齊的隊伍,歡歌燕舞、喊著口號從學校步行到天安門廣場參加慶祝,一種為中華民族而驕傲和自豪的情緒油然而生。

從天安門返回學校的路上經過毛澤東居住的地方中南海時,班長提議,到中南海去取毛主席喝的水。同學們興奮地大呼:「這?建議提的好!」於是大家來到中南海門前,在距離大門約十米處整齊的排成一列。班長拿著一隻軍用水壺,走向門口的警衛戰士。同學們緊張地盯著士兵,生怕被拒絕。只見他拿著水壺轉身進了中南海大門,過了不到五分鐘便走了出來把水壺交給班長,並向他說了幾句話,而且還往班長手裡遞了一個紙包。

「這是毛主席水壺裡的水,是毛主席喝過的水!」班長跑回佇列激動地大喊,臉都變形了。於是,同學們傳遞著水壺,每人喝一口。「這水可真甜呀!」一個同學邊喝邊情不自禁地感歎著。

喝完毛主席的水,班長小心翼翼打開紙包,原來是一堆樹葉。「這是毛主席門前大樹的樹葉,現在發給每人一片。」

京峽將這片珍貴的樹葉夾進「紅寶書」裡。回到家後,壓在寫字台上的玻璃板下。(待續)

(旺報)

#學校 #水壺 #革命 #毛主席 #班長 #衛星 #同學們 #紅衛兵 #每人 #階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