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經濟飽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當前政策面正在全力提振產業活力,以維護社會穩定。就此,主政者已特別強調「穩就業」的政策方針,然其對於配套的工資政策則尚著墨不多。事實上,為了穩就業,大陸官方實須對社會工資水平作全面重新整理,以讓其切實反映疫情衝擊下的產經新形勢;因而有必要叫停延續多年的工資快漲趨勢,甚至可以引導個別企業減薪、不裁員,俾有效控管全社會失業率。

新冠肺炎疫情大面積地阻斷大陸人員流動,導致多數行業營運冷卻或停頓。疫情初發及上升的今年1、2月,整體經濟成績單已揭曉,其內容可說是一片慘淡;消費、投資、出口皆有2位數年減幅。因而今年大陸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頗被看衰,海內外專業機構對此的預測值,皆顯著低於去年的實際增長6.1%,其中預測值為「腰斬」(僅增長約3%)或更低者,亦不罕見。

大陸經濟疲軟的負面效應不勝枚舉,惟北京主政高層最不願看到者,是失業率躥升,因那會讓社會動盪不安。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日前坦然表示,無論如何都要全力以赴穩住就業,只要就業穩住了,經濟增長率高一點低一點都沒有什麼了不起。由此可見,穩就業是當前大陸經濟政策的「重中之重」。

然而,大陸穩就業政策方針若要奏效,必須同步在工資政策方面下功夫;也就是要讓全國平均工資水平合理因應當前產經形勢,才能為社會保住或新創就業機會。勞動力價格決定勞動崗位數量,這是硬道理。

因此,大陸官方有必要總結近年整體工資變動情況,並重新作政策性相關安排。在這個事項上,首應檢討的,是近年大陸平均工資水平連年大漲的趨勢。因它已讓中外廠商壓力沉重,亦使不少台商視大陸投資為畏途。

原來,自2008年大陸實行「勞動合同法」後,勞資政策向勞方大幅傾斜,導致全大陸平均工資水平連年大幅上漲,各年漲幅比當年經濟增長率大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到去年依然如此。這種趨勢,今年勢必要有所調整,否則必然不利於大陸經濟之抗疫及穩就業。

因此,大陸官方今年發布「最低工資(基本工資)」及「工資指導線」時,有必要考量整體經濟增長率大幅下挫態勢,給出一個能讓廠商甘心接受的水平;也就是新公布的上述工資年上漲率,應顯著低於今年經濟增長率預測值,甚至,若能採取「工資暫停上漲」政策,則其對廠商激勵作用更大。其實這也不脫市場經濟規律;即經濟疲軟了,則官定工資基準相應縮小漲幅甚或凍漲,誰曰不宜?

除此之外,大陸官方也可以指引個別企業,自行採取「以價保量」的用工辦法,也就是鼓勵一時經營受困企業,各自在內部採取程度不同的減薪辦法,以求儘量保住原本的所有工作崗位。如果受困企業都能這麼做,避免走到裁員之路,則大陸社會整體就業形勢即能維持穩定,不會出亂子。而官方對這種企業,可給予稅務、金融支持,以助其走出經營困境,來為社會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這也是一種「社會共享就業機會」的辦法,具有社會主義色彩,在大陸不是離經叛道之事。因中共建政以來,在就業政策上經常有「人為平均化」思維和作法,目的在讓民眾都能有工作,不要做無業遊民;主要是在經濟動盪的非常時期,藉政策促成企業、機構以多人「共用」較少的工作崗位,但每人工資相應縮減,俾保各人基本生活無虞;大陸這方面有留下「兩個人的飯三個人勻著吃」的歷史名言。

當前大陸經濟受到疫情嚴重衝擊,無疑是處於非常時期,外國一些專業機構預測,今年大陸失業人口會激增。在這種情況下,大陸主政者只要妥善統籌配置全社會就業機會,就會讓外國的預測失去準頭。其實,當前大陸企業界總的家底已相當深厚,個別企業須要減薪保崗位者並非多數,因而整體平均工資水平仍有上漲動能;惟其今年最好通過政策指引,暫停上漲,以助大陸經濟復甦。

果能如此,則台商在大陸當可暫時擺脫工資支出激增壓力,而在經營上重新布局再出發。等疫情過後,台商須衡酌大陸經濟與市場新形勢,作再次轉型升級;如大陸工資能平穩下來,台商即更有餘裕去聘用管銷人才或生產線職工,而增強發展潛能。相信這也是大陸政府所樂見。

(工商時報)

#大陸經濟 #大陸 #疫情 #水平 #企業 #工資 #增長率 #工資水平 #社會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