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KANO》而在台灣廣為人知的日本影帝永瀨正敏,他在最新日片《最初的晚餐》飾演慈父,他26日接受媒體越洋電話訪問,談到新冠肺炎疫情,他直言很擔心台灣的安危,「本來打算來台直接與觀眾碰面,但礙於疫情關係就沒辦法來了。」日本國寶級諧星志村健染疫重病,問起永瀨工作是否受疫情影響,他說:「主要是一些活動被取消,現在在家看DVD電影,也規劃未來,不過沒特別囤積糧食和防疫物資。」

日本奧斯卡影帝被原著劇本深深吸引,演出片中父親一角。(威視電影提供)
日本奧斯卡影帝被原著劇本深深吸引,演出片中父親一角。(威視電影提供)

永瀨正敏在《最初的晚餐》為了詮釋片中飾演癌末病人的瘦弱模樣,除了演出時吃東西外,下戲後一概禁食,連正餐便當都沒吃,加上搭配運動,3個月來狂瘦9公斤,但拍完戲後一瞬間就胖回來了。對於自己演出的角色因病去世,更要躺在棺木中,他打趣地說:「在日本演死去的人,反而會為演員添壽,所以心裡沒什麼負擔,但是因為棺木的體積比較狹窄,所以躺在裡面不太舒服。」

對於自己演出的角色設定因病去世,永瀨說:「在讀劇本之前,就有聽說這部電影是根據導演的人生故事改編,所以沒有太訝異和不舒服的感覺。」導演常盤司郎也表示,「永瀨曾對我說『我會想著你的爸爸,來演出這個角色』,讓我印象深刻。」永瀨正敏坦言隨著年紀的增長,離死亡更接近了,與其說會害怕,更是想把握當下,充實生活。熱愛演戲的他,談起人生的最後一天將會如何度過,他則說:「希望那一天我拍完了電影後,隔天安詳離世。」

常盤司郎導演右與永瀨正敏工作照。(威視電影提供)
常盤司郎導演右與永瀨正敏工作照。(威視電影提供)

談起導演常盤司郎與自己父親的背後故事,他坦言雖然自己平常和爸爸關係不錯,但是爸爸非常反對他當導演,18歲的時候和父親說了自己的夢想後,他爸爸相當生氣,把手上的啤酒杯砸破,「我在高中畢業後,去了兩年補習班,老爸每天都接送他到車站通勤,我在想,他可能因為這兩年都沒什麼成效,所以就放手讓我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後來有次還問我,是不是故意考爛整我的。」而自己的父親10年前就去世了,《最初的晚餐》就是在描述當時父親喪禮的一切感受。不過媽媽看完電影相當開心,還高興問說:「所以你覺得齊藤由貴是我嗎?」

染谷將太與戶田惠梨香新片飾演姊弟,因父親喪禮而返鄉。(威視電影提供)
染谷將太與戶田惠梨香新片飾演姊弟,因父親喪禮而返鄉。(威視電影提供)

永瀨正敏在《最初的晚餐》飾演3個孩子的爸,不時還端出美食讓小孩讚不絕口,問起目前單身的他,現實生活想不想有小孩,「當然會想!還想要不只一個呢!我最近經常演出父親角色,感覺好像也多了很多小孩一樣,戲殺青後,也和小演員們保持聯繫,感覺真的有當爸爸的感覺。」

永瀨正敏談到在片中教導兒子爬山的戲其實非常辛苦,原本在看劇本以為是健行爬山,結果實際拍攝被帶去攀岩,嚇了一跳,「在拍攝拍山片段時,其實是雪山的場景最難拍,由於現場是直接人工造雪,所以工作人員無處可躲,拍攝相當辛苦。」而現實生活中,他母親前年驟逝,現在剩他與父親,兩人關係像是朋友一樣侃侃而談,由於父親住在家鄉九州宮崎,所以常常煲電話粥維繫感情。

永瀨正敏在片中飾演經常為家人準備料理的父親。(威視電影提供)
永瀨正敏在片中飾演經常為家人準備料理的父親。(威視電影提供)

時常來到台灣的永瀨,提及印象深刻的台灣美食時,他說:「對日本人來說,小籠包和麵食最為熟悉,但我最喜歡的是酸辣湯和釋迦,他更大讚台灣好吃的東西太多了!」不過提到他是否挑嘴,他則坦言自己討厭吃番茄,但喜歡番茄醬,「我聽我媽媽說我小時候家附近有柿子樹,柿子掉在地上軟爛的樣子,爺爺當時就對我說『地上的東西髒髒』。有一天,媽媽做的料理有用到摘下來的番茄,看起來爛爛的,我就脫口而出『這個很髒,不可以吃』,也讓我就此把兩者連結在一起,從此不吃番茄。」《最初的晚餐》27日在台上映。

永瀨正敏在片中教導兒子登山。(威視電影提供)
永瀨正敏在片中教導兒子登山。(威視電影提供)

(中時 )

#永瀨正敏 #最初的晚餐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