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黃復興黨部主委金恩慶以協助「世代交替」,婉拒黨主席江啟臣慰留而堅持請辭,主委由誰接任迄未定案,引發關注及議論。國民黨中央委員陳維德上午指出,在國民黨艱難時期,以金主委的軍中輩份、人脈、10年黨務經驗,應續留黃復興主委一職協助江啟臣,並可指導不分區立委吳斯懷配合立院黨團,再一步步改變黃復興黨部的組織、財務,最後再適時機擇優交棒主委職務,才是目前的最佳選擇。

陳維德說,他是軍榮眷子弟,父親是黃復興黨部成員,他因非從事軍公教,黨籍在地方黨部,但自小參與黃復興黨部活動並接觸相關長輩,在近期黨務改革之際,身為中央委員對黃復興想表達肯定及期望。

他說,黃復興黨部拜李登輝而退出榮服處工作,就此失去協助服務榮民眷的功能,也就無法提供一些信息或幫助連絡,所以有人說黃復興在選舉才出現、背後操弄政治派系,他並不同意。因為黃復興黨員服從性高,地方派系個別候選人對它的想法便很多,倘若得到其支持是褒獎,相反若沒得到其支持就展開攻擊,這反應國民黨內鬥內行的本質。

陳維德說,黃復興黨部就如同民進黨的獨派,是唯一的鐵血陸軍,唯一不受地方派系影響,完全聽命於中央的陸軍,在國民黨殘弱不勘,不接地氣的空軍,黃復興黨部的動員能力是國民黨賴以存活的家底。只是黃復興組成人員為退休軍公教,沒有募款能力,無法和地方派系有背景支持的地方黨部主委相比。

在此次黨主席補選當中,可以明確看到黃復興黨部的忠貞黨員更期待、更支持改革年青化,在江主席如此高比例的得票率當選是無可質疑的。因此,黃復興黨部的改革不是要改它的忠貞、改它的組織能力,而是要將其核心價值武裝所有黨員腦袋並延伸傳承。

他說,江主席上任以來,各界積極的關心黨務人事安排,關於黃復興黨部主委的問題,綠營媒體一直見縫插針,加上黨內不肖人士隨綠營媒體起舞,顯得非常不適當,親痛仇快!又應了外界觀感「內鬥內行,外鬥外行」。

陳維德說,黃復興黨部成員以退休軍公教為主,幾乎沒有募款能力,基本上倚靠黨中央的財務支撐,實在情非得己,但這批鐵血部隊歷任黨主席甘之如飴。現今國民黨財務困境,困擾黃復興黨部上下,金主委也深知組織縮編、調整財務、縮減地方支黨部、扁平化、年青化是改革必然方向。

他說,金恩慶歷任黃復興黨部主委10有餘年,任職年間,自認因職務因素,從未到大陸參訪旅遊探親,即便有人邀約也予婉拒,以身作則說到做到。金在軍系系統裡德高望重,忠誠可靠,歷任黨主席選舉時都保持中立,主席上任後也盼望金留任,借重其後備司令退役資歷,組建青溪協會掌握後備幹部,深入佈建地方基層。

陳維德說,軍系有所謂四大社團,在這四大社團中也只有金主委能夠平起平座共商黨國大事,因而黃復興黨部一定要是職務高、輩分高的任主委才能夠統合得了各方,不是綠營媒體說的官大學問大,不下了基層這回事。

他說,江主席和金主委的年齡差近30歲,就像是父子般的差距,然而,江主席多次慰留,但金顧及江主席改革的形象,選擇交棒是非常受人敬重的,在黃復興黨部特殊背景及運作模式,金主委推薦接任人選給主席圈選任命,是對黨對組織對這鐵血部隊負責任的態度。

陳維德強調,整體而言,國民黨在這艱難時期,以金主委的軍中輩份、經營許久的人脈系統、熟悉黨務的10多年經驗,除了繼續留任黃復興主委一職,在接下來1年多陪伴甫上任的江主席以外,並可以指導吳斯懷委員配合立院腳步和黨團指示,而關於黃復興黨部的組織再造、財務調整、人員編制等一步一步來改變,且適時機主委位置擇優交棒,目前來說,金恩慶將軍續留擔任主委應該是最佳的選擇。

#國民黨 #黃復興 #江啟臣 #金恩慶 #陳維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