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還出示郝柏村跟他往來的書信寫道,「我們的基本立場或有差異,但為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著想的立場是一致的.....」。施明德提供
施明德還出示郝柏村跟他往來的書信寫道,「我們的基本立場或有差異,但為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著想的立場是一致的.....」。施明德提供
施明德還出示郝柏村跟他往來的書信寫道,「不再受自私政客的欺騙,是我們共同的責任.....」。明德提供
施明德還出示郝柏村跟他往來的書信寫道,「不再受自私政客的欺騙,是我們共同的責任.....」。明德提供

行政院前院長郝柏村前天離世,郝龍斌透露,郝柏村臨終願望是「永遠維持台灣的和平與安全」;與郝柏村私交不錯的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昨天受訪表示,「郝龍斌透露這段話,顯示郝柏村已用另類語言來證明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效忠中華民國就是效忠台灣;這也呼應了蔡英文總統「中華民國台灣」的說法。

施明德當年雖然反對「軍人組閣」,但他認為,當年郝柏村沒有在關鍵時貿然兵變,在中國強大時,也沒靠向中國,時窮節乃見;郝柏村是個不投降、沒有背叛中華民國的將領,擁有軍格及氣節,蔡英文是中華民國、台灣總統,應該頒褒揚令給郝柏村。

[X] Close

施明德還出示郝柏村跟他往來的書信寫道,「讓台灣人民不再受自私政客的欺騙,是我們共同的責任.....」;兩人更成為好友,;施明德說,郝柏村到他家作客,「我有跟他說,你命太好,連問他要喝什麼酒?他都會說,看你喝什麼!『還會跟我嗆聲』。」

施明德回憶,郝柏村人很隨和,只是長相關係,郝柏村來他家很客氣,「給他吃什麼,他就吃麼」。

施明德說,「當年我比較不擔心蔣經國父子,反而擔心軍統政變,一個是郝柏村,一個是王昇」,他擔心蔣死後,台灣會變成中國的一部分,照理來說,他跟郝柏村、王昇等人是天生敵人;但是台灣人有兩種記憶體,郝柏村是屬於中國記憶體,而他是台灣被殖民的記憶體;蔣經國死後,郝柏村隨即宣示效忠新總統,「那是軍事強人了不起的地方」,在那時有那麼大軍權的人,會做出正樣動作,非常了不起,台灣能政權和平移轉,郝柏村是重要角色之一,王昇若當時沒被調去巴拉圭,現在可能不一樣。

施明德說,雖然他反軍人干政,但是他始終認為,民進黨的利益不等於國家的利益,民進黨不能等同台灣,「我效忠台灣,但是我不願意效忠民進黨,所以在民進黨執政後,我離開民進黨;他和郝柏村都是跳開黨利益的人;2003年兩人第一次見面,「他還說我是真英雄,美麗島事件還笑傲法庭」。

施明德回憶,那時兩人也談到國家安全問題,都認為「一個國家不能有兩套外交、國防政策」,外交親美絕對唯一的路,兩人也有共識;「他也主動寫信給我,外交跟國防跟美國綁在一起,我們才能活下去」,台灣能和平安定那麼多年,就是美國,除非哪天中國願意跟台灣和平共存,台灣對美國的態度才會改變。

施明德說,「我們兩人唯一不一樣是記憶體不同」,「我要的是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他要中華民國,我可以接受」,「中華民國在台灣」概念是他最早提出,台灣已獨立,名字叫中華民國,李登輝的「中華民國在台灣」、陳水扁的「中華民國是台灣」、蔡英文的「中華民國台灣」,就是這樣一脈下來,後來賴清德初選時也是這個基調。「台灣獨立早已借著中華民國的殼,上市成功了」。

施明德還強調, 很多獨派很喜歡罵他,但他始終認為,台灣內部要先和解,「不和解我們如何面對中國」。

當年施明德發起紅衫軍倒扁,他回憶,「郝柏村跟我說,你當初沒有攻進去是對的,否則民主體制就毀了!」郝柏村在兩個關鍵時刻做了對的選擇,所以「我要恭送他,一路順風登向極樂。」

(中時 )

#台灣 #郝伯村 #施明德 #中華民國 #紅衫軍 #倒扁 #民主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