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著名《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撰文指出,幾乎可以肯定美國疫情會愈來愈糟,這比義大利疫情大流行階段還糟糕,確診病例3天翻一番。而按照這速度,一個月後確診病例將增加一千倍,亦即有半數美國人將被感染。

克魯格曼在專欄中寫道,3周前白宮和福克斯新聞(Fox News)的官方說法還是這個新冠病毒沒什麼大不了的,與此相反的說辭都是居心不良的政治謊言,是想讓川普下台的人在搞鬼。現在,紐約全面爆發衛生危機,所有的跡象都表明,很多城市將很快地陷入同樣的境地。

文章說,我們希望這種情況不要發生,現在許多州已經處於封鎖狀態,可望減緩病毒傳播速度。但是,當國家的噩夢觸底之前,必須退後幾步問一問:為什麼美國的應對如此之爛?

克魯格曼明確地指出,最高領導人的昏庸,顯然是一個重要因素。數以千計的美國人正在死去,而總統還在炫耀他的收視率。否認科學數據造成不必要的死亡,不是此次新冠病毒所獨有,美國一直都是發達國家中的「否認與死亡之國」,只是現在呈現速度更加驚人。

在「否認」科學上,流行病學家的工作迅速被政治化,遭抹黑為傷害川普、宣傳社會主義或者其他目的。這種反應不令人意外,因為氣候科學家多年來面臨著同樣的指控,否認氣候變化是一種全球性的現象,但中心顯然在美國:共和黨是世界上唯一否認氣候變化的主要政黨。

在「死亡」議題上,有些人堅信美國人預期壽命是全世界最高的,畢竟美國不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嗎?但事實上,美國人預期壽命是發達國家中最低的,而且與其他發達國家的差距幾十年來一直擴大。原因很多,包括缺乏全民健康保險,以及美國獨有的「絕望之死」──因毒品、酒精和自殺導致的死亡,但所有的分析都被認為是對政府的敵意,與這次對疫情的分析有同樣的下場。

一種可能的說法是,美國的政治格局賦予了反科學的宗教右翼以特殊權力,儘管美國是一個擁有光輝歷史的偉大國家,但強硬右派的崛起,正在把美國變成一座「否認與死亡之國」。這種轉變過去幾十年裡已逐漸出現,只是現在它發展得更快罷了。

文章來源:美國,否認與死亡之國
#新冠肺炎 #武漢肺炎 #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