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萊德曼父子性侵男童案,在2003年被拍成《追捕弗萊德曼家族》紀錄片,入圍奧斯卡。(達志影像)
弗萊德曼父子性侵男童案,在2003年被拍成《追捕弗萊德曼家族》紀錄片,入圍奧斯卡。(達志影像)

上流學區良師阿諾德弗萊德曼與其次子傑西,被控為性侵家教班幼小男童的禽獸,引發舉國譁然,審判過程中早有人按耐不住怒火,直接找上弗來德曼家,威脅私刑處理,然卻沒人知道,在檢警口中罪證確鑿的這起侵犯兒童案,幾乎沒有任何直接的物證…

‧警方採證方式惹疑 被害者失憶強榨證詞?

警方調查方面,他們在確定阿諾德持有兒童色情刊物後,開始對他的家教學生進行調查,發現受害對象都是國中以下男童,有孩子表示個別性侵被作為一種懲罰,他們「不乖」就被阿諾德及傑西帶到廁所侵犯,其他時候則是將猥褻及性侵當作課堂遊戲,例如裸體玩弗萊德曼父子自創的「青蛙跳」,孩童被輪流玩弄,然弔詭的是,多年後家教學生們接受採訪,說詞兩極,一些人將受害內容說得宛若人間煉獄,然卻也有不少同學表示課堂上完全沒這回事,還讚福萊德曼父子個性溫和、教學有趣,根本良師楷模。

‧女記者搶得獨家 受害兒童靠想像編證詞?

在一片媒體報導中,唯有一人信服弗萊德曼父子可能無辜的說法,她是過去採訪過無數性侵案的女性記者,女記者受訪時透露,當時該案檢警在幾乎零物證的情況下,靠著兒童口供判弗萊德曼父子有罪,也調查出警方使用引導式問句替男童們做口供,這是調查大忌,因為人性常有為討好正義代表、高權勢人士而修正個人記憶的慣性,尤其價值觀還在確立中的孩童,且有家長表示,當他們與孩子長談後,確認小孩非受害者時,遭到其他家長指責排擠,最後屈服於各方壓力,才要求孩子做出不利於弗萊德曼父子的證詞,甚至有一名受害男童坦承,自己當年說的首次遭性侵的口供,是被爸媽帶去催眠才得來的,他從小時候到現在,對此完全沒記憶,而這名男童的證詞,引發了對阿諾德近40項性侵指控。

‧阿諾德崩潰認罪 求換「唯一心願」

而事發後,阿諾德家出現重大分歧,在大衛拍攝的家庭影帶中,清楚看見三兄弟百分之百支持父親的清白,然母親卻完全偏向家長、社會輿論那一方,責怪丈夫做歹拖累兒子傑西,在弗萊德曼太太宣告要離開丈夫後,阿諾德完全喪志,一改深信沉冤終將得雪的正向態度,還被太太說服認罪好換取傑西逃過一劫,沒想到這個決策大錯特錯,因為阿諾德認罪,讓傑西的審判完全得不到陪審團的理解,連認罪協商都不成,最終遭判重刑,然這不是案件的唯一翻轉。

‧最大逆襲!阿諾德自白「受控的戀童癖」

沒想到案件訴訟過程中,阿諾德突然寄給女記者兩份自白,坦承自己有戀童癖,因父母離異,他與弟弟、母親相依為命,多年來同睡一房,13歲時,母親把交往的男性帶回家,就在他們身旁與男人親密,而阿諾德正處於對慾望萌芽的青春期,於是將8歲的弟弟當作洩慾對象多年,直到即將成年,驚覺自己仍只對男童有慾望,自覺不妥,抱著矯正、彌補心態,他試著與女性交往、娶妻生子,但在孩子出生後此傾向仍未改變,阿諾德擔心自己對兒子們出手,於是求助醫生,一直持續著療程,在醫生的監控下控制特殊性癖,強調雖靠著閱讀男童色情讀物來紓解慾望,但從未碰過任何學生。

‧阿諾德無力回天 忍蹲苦牢滿2年自我終結

只是事件見光後,社會、媒體與執法單位對他的成見已經無力回天,阿諾德最後悔無法保護傑西,入獄後他為避開保單上「受保初始2年內自殺不給付」規定,而忍耐牢獄生活,過了期限後,阿諾德因O.D(藥物過量)過世,推測是輕生,留下了250萬美元的高額保金給傑西「重新開始」,如今傑西出獄,跟再婚的母親重建關係,大衛則成為自由藝人,是紐約最受歡迎的小丑,至於小兒子則從頭到尾不參與紀錄片,搬到遠離家鄉的地方生活,《捕捉弗萊德曼家族》入圍2003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專線:1925(依舊愛我)24小時服務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戀童癖 #淫魔 #追捕弗萊德曼家族 #阿諾德弗萊德曼 #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