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7日是鄭南榕逝世31周年紀念,鄭南榕生前信仰,一是台灣獨立,一是言論自由,而且是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不是你給我說話的自由,而是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自由」。現今台灣,只有台獨言論是百分之百自由,反獨和統一的言論受到箝制,鄭南榕如果還活著,看到政府排除異己聲音,意圖製造意識形態的一言堂,他一定反對,也一定會挺身維護發表不同意見的自由。

鄭南榕生前辦的雜誌,最早目的是檢視蔣家,寫蔣經國傳的江南,在美國被情報局派人刺殺,鄭南榕就在他的雜誌刊登蔣經國傳;江南寫的蔣經國當然是一己之見,內容真假參差。

鄭南榕的雜誌夾敘夾議,指蔣家主使江南案,到現在也沒答案,當時威權體制當然不准登刊,但鄭南榕照做,因為他主張言論自由,「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自由。」

不過,鄭南榕的雜誌最早寫經國的健康狀況,並報導蔣家家族內幕,如「蔣經國體檢表」、「群醫會診蔣經國」等,是黨外雜誌寫蔣經國病情最權威者。蔣經國過世時,鄭南榕的雜誌剛好報導「蔣經國大限已近,國民黨內鬥加劇」,這些當年都是不准報導的禁忌話題,鄭南榕照做,突破不能寫蔣家的「尺度」。

其實,鄭南榕即使是在他那個時代,也是較激進主張的知識份子,他主張公開說台獨,這是觸法的。他有次質疑「為什麼只說一句話,就要抓人?」這與他的百分之百言論自由大相違背,因此,他在黨外助講場合公開說出「我是外省人,我主張台灣獨立」。鄭南榕如果活著,看到政府以打假新聞之名扼殺言論自由,看到民進黨網軍躲在鍵盤後面的殺伐行徑,以其當年的批判力,怎會不置一詞,怎會允許當政者如此對待與他政治主張不同的人?

葉菊蘭今天在鄭南榕紀念日寫下「新聞無畏 消息無偏」,這句話道出鄭南榕言論主張的精義。威權時代政府修改《出版法》,加強行政官署審查出版物,於是有了鄭南榕這樣的人,爭取言論自由及政治主張的自由。在當時戒嚴時期的威權政治氣氛下,鄭南榕敢於挺身力爭新聞自由,其所表現的道德勇氣自是無畏。

若「國無諍臣,官無諍友,民無諍言」,就不得不為國事前途致其慨嘆了。這是鄭南榕紀念日,最值得蔡政府深思與警惕之事。

(中時 )

#鄭南榕 #言論自由 #蔣經國 #蔡英文 #陳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