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侯友宜擔任刑事警察局偵二隊隊長時,曾經偵破一件被害人被兇手肢解成七塊分散丟棄在台北、桃園五個地點的分屍案,但冥冥中冤魂似乎也為找回失落的軀塊努力,最後終於找回找回全屍,其過程堪稱離奇至極,連侯友宜至今都相當記憶猶新。

1994年4月14日,台北市河濱公園發現一個垃圾袋,裝著兩隻手臂,侯友宜率領弟兄去現場,但是因為沒有發現頭顱,無法確認身分;第二天,桃園蘆竹一處廢棄工地又發現胸部到骨盆以上的屍塊。偵二隊從尾指畸形與鮮艷指甲油的特徵,四下查訪,獲悉死者可能是失蹤的,台北市新加坡舞廳舞女張惠慈,檢警從屍塊採下的指紋與張女生前使用茶杯上的指紋比對後,終於確認死者身分無誤。警方再依舞廳大班提供的情資,知道張惠慈在前一日被客人方金義帶出場。

當年47歲的方金義,是個有殺人強盜前科的假釋犯,1979年方金義以連續強劫20名舞女,強姦3名舞女,犯下唯一死刑的盜匪罪,法官以情堪憫恕,將方減為無期徒刑,1993年假釋出獄,沒想到方金義還是以租來的汽車裝闊,誘約舞女。專案小組找到方金義時,方矢口否認。但是在華泰飯店停車場的錄影帶中找到張惠慈上了方金義車上的影像,又在那部克萊斯勒的車上搜出死者手錶的當票,才順利將方某羈押。

原來當天方金義將張惠慈帶出場,吃完晚餐後以租來的轎車載張到他撫順街的租屋處閒聊。 一小時後,方金義拿出十萬元支票向張惠慈調現,但被她拒絕。兩人由口角而扭打,方以茶几上的浴巾把她勒昏。方金義認為她已死亡,取走身上的財物後,將她大卸七塊,分別丟棄五處。兇手大約一周後落網。雖然警方已經掌握充足的的事證將他定罪,但侯友宜認為「必須找到死者的全屍,才足以告慰她在天之靈。」因此仍然借提在押的方金義,想要找出其他屍塊的下落。方招認裝有下半身的屍塊,是丟棄在汐止第一公墓一帶。

「我帶了十幾個弟兄搜了半天,都找不到」,侯友宜提起當時情景,「正準備撤場時,聲稱『昨晚,張惠慈來拉我的腳』的土公仔(撿骨師),自告奮勇,再做最後一次搜索,居然找到了!」原來,當地因為連續幾天大雨,屍袋已被土石掩埋,刑警們找不著「黑色」的塑膠袋,但巧的是,綑綁屍袋的白色繩子竟有一小段露出,被眼尖的土公仔一眼望到。

「頭呢?」,「丟在中山高速公路汐止交流道前的中央分隔島!」,刑警訪查負責高速公路清潔的老夫婦後,得知他們前陣子有撿到一袋東西,「以為是被撞死的狗,就連同垃圾送到到三重疏洪道的焚化爐去了」。「當時已經事隔兩三個星期了,我們根本不抱任何希望,但沒想到焚化爐那陣子剛好故障停爐,垃圾都沒有焚化,頭顱竟意外從焚化爐前找了出來。」侯友宜回憶著。

但最不可思議的是,張女的腹臀部(含膝蓋以上的大腿),被方金義丟在桃園縣蘆竹鄉溪州橋下,專案小組到現場,只看到成群的金蠅盤旋,什麼也沒有了,「早就被沖到台灣海峽了!」沒想到兩個月後,台北萬里翡翠灣海邊發現穿著內褲的屍塊,驗屍後證實居然就是張惠慈。屍塊從桃園南崁溪出海,隨著灣流漂到萬里,彷彿自己找到回家的路。

(中時新聞網)

#分屍 #冤魂 #焚化爐 #離奇命案 #公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