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槓上世衛組織幹事長譚德塞。副總統陳建仁也表示,當年爆發H1N1新流感和SARS疫情,世衛都立即警示。「這次我真的不解世衛的反應何以如此不同」。至於大陸是否因政治掩蓋疫情?他真的不清楚,但如果和醫護人員的警示相比,這些警示不但沒有傳給社會大眾,更沒有傳給全世界。

陳建仁副總統日前接受英國《每日電訊報》專訪,總統府今天刊出專訪全文,他說,隨著人與人的交流變得密切,世界似乎顯得越來越小,就像個地球村,我們都是一家人,當然要分享資訊,讓資訊透明,並快速知會大家。「這就是世衛的任務,世衛一旦收到警示,就必須有警覺立即行動,並迅速因應」。

陳建仁指出,當2003年爆發SARS疫情時,世衛建立了「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警示制度。2009年H1N1新流感發生時,第一起病例出現後約一個月,世衛宣告PHEIC。當時,只有三個國家受到衝擊,他們就宣告PHEIC,告訴大家:「有危險喔,大家要小心!」所以全世界都進行快篩,我們也準備好瑞德西韋和克流感等抗病毒藥物。

但是,他說,這次的新冠病毒,據說去年12月初就出現第一起病例,也有傳言是12月中,但直到今年1月底世衛才宣告PHEIC。更糟的是,他們認為這個PHEIC只是受到全球關注的公衛緊急事件,不需要發出旅遊警示。

他難以理解,「如果無須旅遊警示,世衛何需宣告PHEIC?」當時,全世界已經有19個國家有病例,超過8000個確診案例,所以為時已晚。我認為,接收到負責收集資訊者的通告後,所有國家都必須保持警覺,並迅速因應,這非常重要。

陳建仁不解世衛何以反應不同以往,因為台灣並未受邀參加1月22日至23日的緊急會議。他以SARS疫情爆發時為例,我們沒有充分參與,但那時曾任挪威總理的世衛幹事長布倫特蘭博士雖然面臨很大的政治壓力,仍派團來到臺灣,在那之前也要求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協助臺灣。「這次我真的不解世衛的反應何以如此不同」。

至於大陸因應這次疫情,陳建仁認為武漢的第一線醫護人員在照顧不明原因的非典型肺炎重症病患方面做得很好,他們也盡力和武漢的衛生官員及衛生當局分享資訊,「但我不知道為何這些資訊沒有被重視」。

是否政治掩蓋疫情?陳建仁說「我真的不清楚」,但如果和醫護人員的警示相比,這些警示不但沒有傳給社會大眾,更沒有傳給全世界。

至於臺灣疾管署在PTT上看到武漢當局發出的通告寫些什麼?他說,通告上說有7例非典型肺炎患者,但不認為是SARS,所有可能的病因都已檢測,全部的病患也都進行隔離治療。PTT上也有衛生當局的通告,「但只是一般性的通告,不是嚴重警示」。

(中時 )

#副總統 #陳建仁 #世界衛生組織 #WHO #H1N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