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接雲林、彰化的西螺大橋聞名全台,卻很少人知道當年若非蔣緯國居中牽線,1950年2月引介西螺鎮長李應鏜當面向他爸爸蔣中正力陳爭取,這座大橋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通車,印刻新書《西螺大橋_我的父親李應鏜》還原了這段塵封已久的故事。

作者李雅容是李應鏜的女兒,她在書中寫道,1949年國府兵敗如山倒,裝甲兵第三營4月從高雄上岸,原本要一路北上到台中清水,不料到了雲林西螺,過不了溪水暴漲的濁水溪,又無橋可走,大批人馬不得不在西螺駐紮,當時李應鏜擔任鎮長負責接待。

李應鏜盡心協助,贏得裝甲兵官兵一致好感,消息傳到副司令蔣緯國耳中,一個本省人、一個外省人開始建立了友誼,而這段緣分一直延續到李家的第二代。

李應鏜為日本同志社大學畢業,英、日語流通,又請老師到家教國語,與外省官兵溝通無礙;蔣緯國本身留德,作風十分開放,英語也很流利,彼此語言相通,想法又接近,蔣、李兩人很快變成摯友。

興建西螺大橋研議已久,日據時代留下幾個橋墩,但因各種因素遲遲無法續建,李應鏜在求助無門下,找上了裝甲兵陳情,一開始大家都很納悶,殊不知他是想透過蔣緯國的關係向蔣中正陳情。1950年2月在蔣緯國的引薦下,李應鏜獲得蔣中正召見。他當面力陳西螺大橋在國防、交通、經濟上的需要,終於獲得蔣中正點頭同意。如果沒有蔣緯國幫忙,西螺大橋續建勢必延後,甚至遙遙無期。

1951年李應鏜遭誣陷被捉,也是透過蔣緯國的幫助才免除一場牢獄之災,後來還有很多同案被捕的人因此而脫身。

蔣緯國對這個本省家庭的關心是出於真心,李應鏜卸任鎮長後一度投閑置散,蔣緯國代向當時的省主席吳國楨推薦,無奈吳自己也身陷政治風暴,最後不了了之。1959年李應鏜過世時,蔣緯國發動裝甲兵弟兄協助治喪,李家孩子當兵、謀職,蔣緯國也全力協助,完全不求回報,只為那短暫卻珍貴的故人之情。

(圖/《西螺大橋:我的父親李應鏜》/ 印刻文學 提供)
(圖/《西螺大橋:我的父親李應鏜》/ 印刻文學 提供)

(中時新聞網)

#蔣緯國 #李應鏜 #西螺大橋 #吳國楨 #蔣中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