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神朱學恒。(資料照片,柯宗緯攝)
宅神朱學恒。(資料照片,柯宗緯攝)
思覺失調兩判決!「無期與無罪」差在法官自由心證

持刀刺死執勤鐵路警察李承翰的鄭姓凶嫌,法院認為鄭嫌有長期精神疾病,因中斷就醫吃藥,在搭火車時急性發病,精神極度不穩定,嚴重影響認知及理解能力,依刑法第19條規定判無罪。

嘉義地院發言人表示,鄭嫌自2001年起到奇美醫院精神科門診,2010年被診斷罹患思覺失調症,2017年2月3日看診後即失聯,案發當天鄭嫌的行蹤有嚴重的妄想,處於思覺失調症發病狀態,與台鐵列車長爭執時,語無倫次,精神狀態極不穩定,不能辨識及理解自己的行為,依判法第19條規定判無罪;另依刑法第87條規定,令鄭嫌強制就醫5年,是法定監護期間最高上限。

按刑法第19條第1項規定: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第2項則規定顯著降低時,得減輕其刑。

網路《一起讀判決》分析,這是一種結合生理學跟心理學的混合立法。就生理原因部分,精神障礙或其他心理缺陷等生理原因,這涉及精神醫學的專門學問,由專業醫師來診察鑑定,比如思覺失調症。就心理結果部分,行為人不能辨識行為違法或欠缺辨識而行為的能力,則要由法院依照證據調查的結果加以判斷。

但法院是否受到鑑定意見拘束?

宅神朱學恒引台中牙醫師命案,根據《自由時報》報導,台中地院依鑑定認定賴男罹患思覺失調症,判處無期徒刑;上訴後台中高分院另找台中榮民總醫院鑑定,逆轉認定賴男行兇時沒有精神錯亂跡象,按理二審可排除「精神病行兇」的犯行,未料仍以被告患精神疾病為由,維持無期徒刑。

朱學恒痛批,明明交給專業機構鑑識表示他當時沒有發病、有正常判斷能力,法官卻自作主張不採信。亦即,法院似無受鑑定意見拘束的效力。

而根據《台灣法律網》黃育杉所撰「鑑定結果對法官審判的拘束力」一文指出,「往往法官根據自由心證認定犯人之精神狀況,時有和鑑定人之意見相左之情形。」又如在交通事故的審判,也經常用到交通鑑定單位的責任判斷、分析,對法院的審判決定,僅係參考而已,並非絕對。

黃育杉舉「北一女潑酸案」為例,就是法官依自由心證判斷之下,未必採用鑑定人專業意見的範例之一。

根據陳俊欽、簡錦標所著「刑事精神鑑定與司法判決之相關研究 」,民國87、88年,297例實際交付精神鑑定,其中279例鑑定完全被採納。換言之,法院採納精神鑑定比例也非百分百。

另外,依刑法第87條規定,殺警案鄭嫌須強制就醫5年,是法定監護期間最高上限。此不妨參考美國總統雷根被刺案。

已故的美國總統雷根於1981年3月30日,在華府希爾頓酒店和工會團體發表談話,走出大門時被26歲的辛克利用手槍擊中。

事發後,兇手辛克利因為被認定有精神病,被免於處罰,但送往華盛頓的聖伊莉莎白醫院接受精神治療。一治療就是35年,直到2016年8月5日,法院允許辛克利自醫院返家,仍須採取居家監禁措施,且定期必須回醫院治療,不允許接近政治人物、不允許飲酒、不允許攜帶武器,一違反就必須送回醫院。

刺殺雷根的兇手固然可能因為法院採信具有精神疾病的鑑定報告,但是仍必須送到醫院治療35年,返家後還附帶一大堆條件,也跟判無期徒刑差不多了。如此,兇手還會動輒以精神疾病為脫身理由嗎?即使未被判死刑或無期徒刑,也必須到醫院治療幾十年,不但可以稍平復被害人憤怒心情,也可確保確實消彌被告的攻擊性。

反觀,刑法第87條規定,法定監護期間最高上限5年,相比無期徒刑或死刑,顯然優惠許多。

(中時新聞網)

#鑑定報告 #殺警案 #雷根 #台中牙醫案 #朱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