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五一勞動節當天,報載無薪假人數近1萬9000人,創11年來新高,與勞動基金今年第1季慘賠4712.5億元兩則新聞後,隔周行政院立即由院長蘇貞昌宣布加碼紓困,無保工作者及農漁民可領現金1萬元。不料興沖沖趕到鄉鎮區公所去申請者撲了個空,直言「3萬領不到,10萬貸不到,1萬拿不到」,這個「三不到」政府幹嘛不比照前朝發消費券,非得讓百姓從感激變無感。

為了防堵新冠肺炎的疫情蔓延,各國政府施行封城、居家令、關閉邊境等管制措施,但也因停止商業活動,造成重大的經濟損失。從美國過去一個半月就有超過2600萬人失業,國會批准的紓困金額累計近3兆美元(約合台幣90兆元),日本內閣亦通過相當於台幣30兆3千億元的緊急救援方案,就可知今年的經濟形勢有多險峻。所以蔡政府也將2100億元的紓困預算提高至1兆500億元,雖然相較於他國仍顯偏低,不過民眾之所以對紓困無感,並非金錢數額不高,而是「看得到,領不到」,同時申辦所耗的成本過高所致。

所謂的「紓困看得到,領不到」有3個狀況,一是紓困不到真正的弱勢,二是紓困不到位,三是紓困訊息接觸不到。一些真正的弱勢,好比隔壁賣麵的阿桑,年近7旬早已退休,但迫於家庭所需仍得工作,如今生意的確受到疫情影響,但符合無保工作者的紓困資格嗎?再以賣彩券的身心障礙者來說,過年批來的刮刮樂,到了今年7、8月沒賣掉就會過期,政府如果不展延販售期限,就得自行吸收成本,這難道不是紓困盲點嗎?另根據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的調查,竟有近7成的青少年表示,完全不知道政府的紓困方案。

高層的美意,居然難以下達,怎不叫人扼腕!

對於申辦紓困的行政成本,民眾或許以為此乃公部門的事,不論是地方區公所,亦或是核貸的公股銀行,均與私部門無關。殊不知自營作業者或無一定雇主的勞工只能在職業工會辦理紓困,而農漁民的補助也必須由農漁會處理。單在職業工會這裡辦理者,根據投保資料與財稅資料勾稽,約莫有121萬7000人符合條件,而且紓困作業時間只有1個月,試問職業工會消化此事所耗之人力、時間及加班費,不算是行政作業成本嗎?若再加上120萬的農漁民、34萬的無保工作者,以及公部門的審查,所有的行政成本恐大於發行消費券或現金,又無法普施甘霖,不禁讓人喟嘆「防疫有感,紓困無感」哪!

面對二戰以來最大的經濟危機,世界各主要經濟體莫不下修景氣展望,即便是已經撒大錢紓困者亦不敢期待有U型反轉。因為原油供給過剩,目前每桶價格不到20美元,這是自1979年以來罕見的情況。為此各國政府陸續解封,然而囿於兩岸情勢詭譎,不僅陸客不來,陸生也被禁止來台,內需市場如不透過大力消費,該如何振興?坦白說,若為百姓好,朝令夕改又何妨。蔡總統就不要再ㄍㄧㄥ了,改發放現金或消費券,有那麼難嗎?(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中國時報)

#工作 #職業工會 #申辦 #農漁民 #無感 #紓困 #消費 #消費券 #政府 #現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