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紓困消息傳開後,恆春鎮公所的電話幾乎天天被打爆,直接跑到公所詢問的更是多。(謝佳潾攝)
從紓困消息傳開後,恆春鎮公所的電話幾乎天天被打爆,直接跑到公所詢問的更是多。(謝佳潾攝)
從紓困消息傳開後,恆春鎮公所的電話幾乎天天被打爆,直接跑到公所詢問的更是多。(謝佳潾攝)
從紓困消息傳開後,恆春鎮公所的電話幾乎天天被打爆,直接跑到公所詢問的更是多。(謝佳潾攝)

萬元紓困申請首日,恆春鎮公所湧人潮,連超過65歲的老人家也上門申請,而他們雖不符規定,但卻是讓第一線人員最為其抱不平的,他們多為隔代教養的生產主力,不是務農就是打零工,不過卻因年齡限制、提不出工作證明而無法受惠。

從紓困消息傳開後,恆春鎮公所的電話幾乎天天被打爆,直接跑到公所詢問的更是多,而綜觀民眾提出的問題,無外乎也體現了恆春的在地問題,多數人都是打零工,不是農作就是民宿房務,再者,鄉下地方的隔代教養普遍,超過65歲的老人家幾乎是家中經濟來源,但他們卻因不符資格而無法申請。

恆春鎮公所指出,很多民眾都問「我打零工怎麼提出工作證明」,而承辦人員也不諱言地說,「我們真的也想問」。公所人員私下抱怨,中央政策規定籠統,根本沒有一套很準確的依循法則,實在很難依法行政,且規定事項實在不符合偏鄉的實際狀況。

1名承辦人員發現,打零工的民眾提不出工作證明,有很大因素是雇主不敢開證明給他,怕會有後續查稅等問題,此外,需附上全家所得證明也是民眾困惑之處,有阿婆問:「我兒子有賺錢,但是沒有養我,我要自己工作養活自己,那該怎麼辦?」

他說,公所這幾天為了萬元紓困真的忙到人仰馬翻,說不抱怨是假的,但當面對民眾的無助卻無法幫忙解決時,那種無奈感更累人,希望中央能再確實訂出適宜合宜且明確的紓困方案,否則只會淪為擾民。

(中時 )

#打零工 #紓困 #證明 #民眾 #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