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蓮花不斷精進技術,並考取美容及美髮執照。(張毓翎攝)
余蓮花不斷精進技術,並考取美容及美髮執照。(張毓翎攝)
郭秋美說,對她而言,繼續剪髮是對老顧客的承諾。(楊石旭提供/張毓翎嘉義傳真)
郭秋美說,對她而言,繼續剪髮是對老顧客的承諾。(楊石旭提供/張毓翎嘉義傳真)
張國川的越南籍大嫂范秋紅也在附近從事理髮,4人既是親人也是同業,彼此感情好。(楊石旭提供/張毓翎嘉義傳真)
張國川的越南籍大嫂范秋紅也在附近從事理髮,4人既是親人也是同業,彼此感情好。(楊石旭提供/張毓翎嘉義傳真)

嘉義縣朴子市有一個家庭理髮家族,4名成員分地開設3家店,各店位置直線距離不到200公尺,當中唯一的男生張國川是「萬紅叢中一點綠」,從小就跟在母親郭秋美身旁學習,婚後與陸籍配偶在母親店面的斜對角開業,各自都有固定客群,絲毫無拚場壓力;受疫情影響,張國川坦承,許多民眾拉長剪髮時間,不過,近日天氣轉熱,愈來愈多人會來剪髮,涼快一下。

張國川從小耳濡目染母親的剪髮手藝,高中畢業後和母親一起執業,7年前與太太余蓮花搬出來創業,余蓮花回憶,剛開店時非常辛苦,為了行銷,還到馬路上發名片,近年生意開始穩定,她笑說,一開始在婆婆的店裡學習時,剪髮都小心翼翼的,直到開業後,與顧客建立信任,才練就一身好功夫。

另外,張國川的越南籍大嫂范秋紅也在附近從事理髮,4人既是親人也是同業,彼此感情好,各自都有固定客群,沒有拚場壓力,郭秋美說,她2位媳婦都很上進,嫁過來後,認真向她學習髮藝,且不斷精進技術,讓她很欣慰,她也感嘆,其實自己到了退休年紀,但還不想退場,對她而言,繼續剪髮是對老顧客的承諾。

張國川說,美髮、美容是必須與顧客近距離接觸,才能服務的行業,疫情當前,根本無法保持安全社交距離,雖有落實相關防疫措施,並遵守從業人員戴口罩及洗髮、剪髮不交談守則,但還是難以消除民眾疑慮,許多人不太敢到店裡剪髮,整體營收減少3成左右,幸好,近日疫情趨緩,加上氣溫升高,這周發現有不少客人回流。

(中時 )

#剪髮 #母親 #顧客 #距離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