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沒有刑責的罪犯》中,醫護專家評估,西恩被精神疾病深深佔據,無法與外界連結。(司法影展提供)
紀錄片《沒有刑責的罪犯》中,醫護專家評估,西恩被精神疾病深深佔據,無法與外界連結。(司法影展提供)
西恩在犯下隨機刺殺案前,曾感受到身心狀況已瀕臨崩潰,自行前往醫院求助,卻被拒於門外,他的兒時成長狀況與人際關係也被心理醫生認為是讓他患病的原因之一。(司法影展提供)
西恩在犯下隨機刺殺案前,曾感受到身心狀況已瀕臨崩潰,自行前往醫院求助,卻被拒於門外,他的兒時成長狀況與人際關係也被心理醫生認為是讓他患病的原因之一。(司法影展提供)

熱門電視劇《與惡的距離》及多起社會案件,在在引起台灣社會對精神疾病患者的討論。現於司法影展播出的加拿大紀錄片《沒有刑責的罪犯》,則記錄一位患有嚴重精神疾病的隨機殺人犯,如何痊癒身心,並與受害者和解的歷程,不僅真實,也讓大眾能以患者視角,深刻了解精神疾病對患者的影響。

司法影展策展人、法官鄭昱仁表示,不同於新聞、卷宗資料,紀錄片更能立體刻劃事件全貌,也讓一般人看到事件難以接觸的一面,「從影片中我們能看到司法與警方的處理過程,如回歸社會要如何審查、完整配套措施應要有哪些等等,促進多元思考。」

1999年,患有強迫症與妄想型精神分裂的西恩,在商場隨機刺殺路人茱蒂,當警方趕到現場時,茱蒂陷入命危,西恩卻仍愣愣地佇立原地。所幸茱蒂最終仍活下來,但整起案件經審判後,西恩因嚴重精神疾病而無刑事責任,經司法精神病院治療後便能回歸社會,讓茱蒂與家人非常擔憂。

社區警察接受導演約翰卡斯納(John Kastner)採訪透露,西恩平日狀況其實相當穩定,雖心智顯然也是處於自己的世界,但難以想像會做出傷人行為。而經治療後的西恩,回想犯案當下,也始終不解情緒從何而來,「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從不會犯下暴行。」

鄭昱仁表示,透過西恩的自白,像是為大眾開啟與患者的對話窗口,精神疾病與大眾本就有距離,但至少能藉由紀錄片試著理解,「從片中也能看到國外如何處理類似案件,不單單是台灣需要面對,像西恩的案子在他們眼中就是個特殊狀況,而非是單純的犯罪。」

作為被害人一方的茱蒂與家人,則花了不少時間理解、原諒西恩,在多年後,西恩透過真誠的道歉信,獲得了茱蒂的原諒。鄭昱仁認為,這一刻令人動容,茱蒂願意原諒西恩非常不容易,受害者如何面對創傷同時也是案件中的重要議題。

近來社會格外關注精神疾病患者犯罪議題,鄭昱仁表示,《沒有刑責的罪犯》從患者與被害人口中的不同觀點,更能促使大眾擁有不同的思考方向,希望透過其他的司法影展選片,讓備受討論的社會議題,同樣能以影片形式,陪伴大眾深入思考。

(中時 )

#西恩 #精神 #患者 #疾病 #精神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