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低迷、儲油空間不足的油市現狀,造成了油輪主們寧可繞行2倍以上距離,也不想把原油儘快輸送到目的地。這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嚴重打擊了油價,也給航運業造成了巨大衝擊的後遺症。從加州到直布羅陀海峽,港口變得擁擠不堪,油輪隨處可見。

因供應嚴重過剩,據船舶跟蹤公司VortexaLtd的數據,僅在歐洲,浮式儲存的原油數量就達到了創紀錄的2890萬桶。原油期貨市場上,遠期原油合約價格比近期合約價格明顯要高。

從中東把原油運往歐洲,通常是走蘇伊士運河,這一趟從波斯灣到歐洲西北部的航行通常需要三個多星期的時間。但上週六,載有200萬桶原油的超級油輪「新活力號」,從中東去往法國北部的安提弗港時,走了一條獨特的航線。它繞行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所經航程幾乎是原路線的2倍。

「新活力號」帶起了繞行的風潮,據船舶追蹤數據顯示,在「新活力號」啟航兩周後,另一艘超級油輪「新和諧號」也踏上了環遊非洲的航程,第三艘「新先驅者號」也已啟程。另外,至少還有2艘BWTriton的油輪,本來要從蘇伊士運河前往歐洲,後改道非洲繞行。

其它航線也有繞行的例子。歐洲出發運往美國的油輪通常不會經過南美洲,但是上個月,PsaraI號在前往美國西海岸運送挪威原油的時候就這樣做了,為11年來首次選擇該路線的油輪。

三叉戟自由號是有史以來第一艘裝載庫爾德原油從地中海沿岸土耳其運往東亞的油輪,通常是走蘇伊士運河,但這次它也從非洲沿岸繞了遠路。

繞行的缺點顯而易見,路程成倍增加會導致交貨速度變慢,但Vortexa高級分析師傑伊·馬魯(JayMaroo)卻指出:「如果你能延遲交貨,那麼從貨物中賺到的錢比按時送達賺到的運費要多。」

也就是說,目前的油價處於歷史低位,隨著各國重啟經濟,未來油價肯定會上升。因此油輪的所有者可以選擇延長航線,直到更有利的條件出現,油價上漲以後再送達出售。

波羅的海國際航運公會的首席航運分析師彼得·桑德(PeterSand)表示:「現在,油價很低,繞遠路走好望角是有道理的,運河的收費可能高達幾十萬美元。最近幾周,運河暫時增加了對部分船隻的退稅,但對油輪卻沒有。」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發言人喬治·薩夫瓦特(GeorgeSafwat)則表示:「目前對原油油輪的收費沒有任何變化。如果油輪通過數量下降,我們將採取應對措施。」

(中時新聞網)

#油價 #蘇伊士運河 #油輪 #繞行 #運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