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游泳總會法律委員會執行主席凱恩近日在替《雪梨先驅報》撰寫專欄的時候分析大陸奧運金牌名將孫楊上訴瑞士最高法院的成功機率非常低。

孫楊先前因為拒絕接受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的飛行檢測而遭到WADA禁賽處分,孫楊不服判決上訴至國際仲裁法庭(CAS),此案經過世紀聽證會之後,CAS不但沒有採納孫楊的抗告,反而更加嚴厲的判罰8年禁賽。此禁賽令一出,幾乎等同宣判了孫楊的運動員生涯死刑。

孫楊團隊不甘示弱,決定上訴至瑞士最高法院(由於CAS位處瑞士洛桑,因此瑞士最高法院有權推翻CAS的判決)。

然而孫楊在禁賽期間內被大陸媒體驚爆他進入了大陸國家游泳代表隊的集訓名單,這項消息讓WADA震怒不已,要求大陸泳協說明。

凱恩直言,瑞士最高法院雖然接受孫楊的上訴案件,但瑞士最高法院只會針對五種情況進行審查,並且推翻CAS的判決。第一是仲裁法庭的成員指定或是組成違反規定;第二是仲裁法庭的管轄權認定有誤;第三是仲裁法庭的判決太過嚴苛或是漏判;第四是違反程序基本原則;第五是仲裁法庭的判決有違瑞士公共政策。

凱恩強調,前三項與孫楊的判決案子關聯性不高,而且在聽證會中也沒有被提起,至於第四項違反程序的翻案可能性不高,如果是翻譯問題的話,孫楊的母語雖然不是英文,但他的團隊是自己朝聘的,翻譯內容也經過孫楊的同意;而且孫楊的律師在聽證會上也在場,程序沒什麼問題。

凱恩看來,孫楊最有可能翻案的一點就是違反瑞士公共政策,不過CAS判決孫楊進賽8年,並沒有違反瑞士公共政策,而且還遵守了世界反禁藥組織規章,除非是判決孫楊終身禁賽,否則任何以「禁賽太長、判決過嚴」的上訴理由都將被否決。

(中時 )

#孫楊 #游泳 #上訴 #禁賽 #C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