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科大學鳥類生態研究室野放黑鳶「小茄子」,紀錄到牠單日由南飛到北的路徑,證明南北兩黑鳶族群交流的可能性。(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潘建志屏東傳真)
屏科大學鳥類生態研究室野放黑鳶「小茄子」,紀錄到牠單日由南飛到北的路徑,證明南北兩黑鳶族群交流的可能性。(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潘建志屏東傳真)
「小茄子」被送到屏科大救治。(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潘建志屏東傳真)
「小茄子」被送到屏科大救治。(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潘建志屏東傳真)
「小茄子」的飛行路徑。(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潘建志屏東傳真)
「小茄子」的飛行路徑。(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提供/潘建志屏東傳真)

台灣黑鳶有候鳥族群!屏東科技大學繫放的黑鳶「小茄子」,繼5日從台灣南部飛到北部,打破以往南、北兩黑鳶族群不相往來的認知後,8日再有創舉,往北飛出海並抵達大陸,打破以往台灣黑鳶為留鳥的認知,確定有候鳥族群存在。

過去一般認為台灣黑鳶分為南、北兩族群,除了是留鳥外,也相互不往來,都只在固定區域活動,屏科大繫放了10多隻黑鳶,均得到這樣的結果;也有人猜測台灣黑鳶有候鳥族群存在,但均無證據。

小茄子因老鼠藥中毒,2月在屏北某茄子園被撿到後,送至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救治,經2個多月調養恢復,4月27日裝了衛星追蹤器後野放。5月5日一早牠突然往北狂飛,從屏東霧台一路沿著中央山脈飛抵宜蘭雪隧山上,飛了260公里。

沒想到小茄子又有創舉,8日上午突然從富貴角燈塔出海往北飛,下午抵達大陸溫州外海某無人島,休息一天後,10日飛入大陸境內。難得的是,小茄子9日在無人島上時,正巧被受委託到無人島做鳥類調查的鳥友陳光輝拍攝到,留下珍貴的影像。

陳光輝描述:「9日當天島上就只有一隻黑鳶,從中午11點半到下午4點左右離島。當天島上風非常大,而且常起霧,估計不利牠飛行;另外有看到2隻在島上繁殖的遊隼,偶爾會來騷擾攻擊牠。」

照片中小茄子背上追蹤器和藍色腳環M5都非常清楚,雖然經過長途飛行,飛羽狀況相當不錯,讓研究員安心不少。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研究員洪孝宇說,小茄子的消息目前已在大陸鳥友圈「炸鍋了」,很多鳥友都在關注他的狀況。

他說,現正值春季候鳥北返季節,小茄子的行跡證明台灣黑鳶有候鳥族群存在。牠將一路飛回繁殖地,究竟是大陸北方、蒙古,還是西伯利亞,會繼續觀察。至於未來牠的路徑因考量其安全,會等牠抵達目的地後才會公開。

研究室也歡迎有目擊或拍到小茄子的鳥友私訊回報,並請大家減用老鼠藥及農藥,讓台灣環境變得更好,期待小茄子秋天再度造訪。

(中時 )

#台灣黑鳶 #候鳥族群 #屏科大 #紀錄 #北返 #行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