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蔓趁著疫情期間「慢生活」,和自己相處對話。(粘耿豪攝)
魏蔓趁著疫情期間「慢生活」,和自己相處對話。(粘耿豪攝)
魏蔓上表演課找到適合的表演方法,期待未來演技能夠更上一層樓。(粘耿豪攝)
魏蔓上表演課找到適合的表演方法,期待未來演技能夠更上一層樓。(粘耿豪攝)

在電影和戲劇作品中常給人楚楚可人形象的魏蔓,私底下是個活潑樂觀的大女生,主演的電視劇《美味滿閣》前陣子殺青,立刻迫不及待過起自己的「慢生活」,她說自己平常工作忙碌,沒有時間充電,談好的工作因新冠肺炎疫情延後,反而讓她空出久違的自己和自己相處的時間。

她某次陪朋友去畫室畫畫,好奇寶寶個性使然,也跟著一起畫起壓克力畫,沒想到在畫室一待就是8個小時,「我很喜歡女生的身體,覺得很美,所以第一幅畫就畫女體,畫完覺得自己小有天賦」,她無師自通,還畫出興趣,日前又創作出第二幅女體壓克力畫,在網路上備受好評。第三幅畫還會是女體嗎?她調皮笑說:「畫自己的裸體嗎?too sexy啦!」繪畫體驗讓她覺得,只要靜下心來,每個人都可以畫出屬於自己的風格。

愛吃甜點的她,還學做法式甜點「達克華茲」,「朋友的乾媽家裡有烘焙的器具,我去借來跟幾個朋友一起研究」,她上網看世界各地美食家的做法,研發出「魏蔓式」的咖啡達克華茲,靠著找家人朋友試吃調整做出心愛的甜點,「我發覺愛吃甜點的朋友,給他吃再甜的口味都說好吃,不愛吃甜的,怎麼吃都說太甜」,她笑說:「後來我還是以自己的口味做基準,因為我自認是個老饕!」

她最近也在表演課中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表演方法—「麥可契柯夫(Michael Chekhov)表演技法」,她解釋,這是一種靠想像力來表演的技法。她坦承演戲至今,演到傷心難過的戲,總是靠「挖」出自己內心最傷痛的東西來達到情緒,「挖出從小到大的不愉快、過去分手和感情經驗的不愉快,甚至親人的過世,諸如此類,傷口好不容易結痂了,又再把它割開來,再一次感覺痛。」她說:「後來發覺這是一種自噬,這種不適合我的表演方式,造成很多心理障礙,戲殺青了走不出來,很焦躁而且睡不好,情緒也比較易怒,這樣的狀態有3到5年的時間。」她說之所以要趁著這段時間「慢生活」,就是想靠著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來療癒自己。

她正在上課學習麥可契柯夫表演技法,授課老師也讚她想像力豐富,她為了證明自己想像力豐富,自爆小時候靠著「幻想自己是聶小倩」來幫助入睡,「我會幻想我是倩女幽魂的聶小倩,飄啊飄到喜歡的男生旁邊,想著想著就心滿意足地睡著了」,她調皮地說:「有時候媽媽不在家,我還會要求弟弟扮演姥姥,我在袖子裡藏絲巾假裝水袖,跟他玩對打!」

被問到「聶小倩」現在有沒有心儀的「寧采臣」?魏蔓一聽大笑,不按牌理出牌說:「如果對方真的是寧采臣或是吸血鬼那種人鬼殊途的很可以啊!」她坦言目前感情空窗沒有對象,「感情隨緣,最重要是把自己照顧好,我覺得人生有很多值得去探索的事,感情只是配菜」,她說:「真的要我開條件的話,我喜歡男生有一點肌肉、熱衷運動、有才華。」

魏蔓今年下半年將參與拍攝一部赴紐約取景的國片,在片中要挑戰飾演亞斯伯格症小孩的母親,她透露目前正在勤做功課,已迫不及待想發揮想像力,一展表演身手。

(中時 )

#魏蔓 #朋友 #表演 #小倩 #美味滿閣 #寧采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