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嚴重衝擊全球經濟,美股也從2月19日歷史高點崩跌,美國聯準會(Fed)3月連降6碼,來到零利率時代,並在當月底啟動無上限量化寬鬆(QE),此招奏效,美股開始止跌反彈,但外資警告,Fed救市刺激經濟的邊際效益銳減,所有資金都流入資產市場推升泡沫,導致美國政府背負龐大債務卻只能拉抬一些些GDP成長率,最後在債務為約的情況下戳破泡沫。

據ZeroHedge報導,投行BMO分析師Daniel Krieter提出一份報告提到,目前Fed資產負債表每增加1美元,M1供給量就會增加加0.32美元。作為參考,首輪QE啟動,Fed資產負債表每增加1美元,M1貨幣供給量就會增加0.96美元;第二輪QE,Fed資產負債表每增加1美元,M1貨幣供給量就會增加0.74美元;若持續到第四輪QE,Fed資產負債表每增加1美元,M1貨幣供給量增加幅度就會只剩0.32美元。

Daniel Krieter警告,擴張性貨幣政策將使得資產價格不斷上揚。Daniel Krieter解釋,在經濟周期理論當中,自然利率(R*)與政策利率(R)的關係將隨著消費者的消費時機產生顯著影響。

理論上,當R<R*,民眾會偏好當下消費,並推動經濟擴張;若R>R*,民眾消費偏向保守,轉向儲蓄提高,經濟開始緊縮,這時央行將推動降息循環,鼓勵民眾消費,迫使R<R*。2008年次貸風暴發生後,R*跌到負值,Fed受限門檻,頂多將利率調至零,Fed後來QE奏效,成功上經濟恢復道擴張階段,M1貨幣供給量也上揚。

然而,Fed一連串救市行動的確遏止金融體系崩潰,但卻無法解決企業倒閉、失業率上升的問題,但是舊企業受惠於QE,繼續存在市場上,該產業門檻無法降低,具有投資價值的標的也無法增加,Fed被迫投入新一輪的QE。

Daniel Krieter認為,Fed的QE邊際效益逐漸降低,因為該救市行動就是向未來借貸,貨幣政策成效還是有極限;此外,所有資產價格不斷提升,擴大貧富不均的問題,加上過往經驗來看,QE也不會提高消費意願,無法被轉換的資金就會大量流入金融市場,美股也在Fed宣布無上限QE之際飆漲,甚至那斯達克指數上周已經全部收復今年以來所有跌勢。

Daniel Krieter警告,只要這些金融資產,包括債券,一旦出現違約情況,所有泡沫化的金融資產就會開始破滅,這將引發財富破壞效應直接引爆。

文章來源:zerohedge

(中時電子報)

#上揚 #大量 #Fed #QE #Dani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