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0日晚間近8點,夜幕籠罩上海浦東機場。所有返台乘客登機完畢,關艙門、飛機後推、來到跑道頭,在發動機的轟隆聲中,一架華航客機加速、升空。坐在波音B777經濟艙中間這區靠右走道位的Jenny和其他旅客,不約而同轉頭望向窗外。當飛機壓低右側機翼轉彎時,Jenny瞥見地面上的萬家燈火,忍不住長吐一口氣。

著陸瞬間 淚水已沾溼口罩

「這口氣的情緒很複雜,揉和了興奮和緊張。」Jenny解釋,「興奮的是,被困在武漢近百天之後,終於踏上歸鄉路,可以看到台灣的家人;緊張的是,回到台灣後,重新面對鄰居、朋友,會不會被另眼相待?」

正當機上旅客還沈浸在機窗外的夜景,各自心事重重時,耳邊傳來一位女性客艙經理的廣播:「各位貴賓您好!歡迎搭乘天合聯盟成員中華航空公司CI-504班機。本班機從上海浦東機場飛往台灣桃園機場。各位辛苦了,歡迎回家...」溫暖的嗓音,讓機上部分乘客一時間鼻頭一酸,紅了眼眶,有人乾脆閉上眼睛,任由淚水恣意流淌,沾濕了口罩。

「這趟旅程真的不容易,之前有好多次接獲台辦通知可以返台,但不知為何班機又突然取消,」她說。

全副武裝 不能使用洗手間

4月12日接到台辦通知後,Jenny趕緊搜尋武漢飛上海的班機,但發現航班經常取消。為了保險起見,她4月19日搭高鐵到上海住了一晚,隔天下午2點就迫不及待前往浦東機場櫃檯辦理報到手續。

這班「類包機」上,載回231位台胞。包括機組人員在內,每人都全副武裝,戴著口罩、透明面罩並穿著防護衣,航程中沒有供應飲水和餐食,也不能離開座位使用洗手間。

經過1小時40分鐘的飛行,晚間9點22分班機抵達桃園機場,當全部旅客完成檢疫和消毒程序,飢腸轆轆搭上遊覽車前往集中檢疫所,此刻已經是午夜12點20分。等分配好房間、梳洗完畢、吃完宵夜,累癱在床上,已是凌晨3點多。Jenny回憶當晚,「睡眠特別安穩,心裡特別踏實。」

隔離結束 半夜回家避鄰居

14天集中隔離結束後,Jenny特地請家人開車半夜載她回家,直接開進地下車庫、拉著行李搭電梯上樓,避免驚動社區鄰居。Jenny說,有朋友的孩子返台回校後,被老師安排在教室最後一排,「說好聽是位子通風良好,但根本就是懷疑小朋友身上有病毒。」

「返台後,發現台灣社會變得很不一樣,仇中氣氛強烈,好像只要和大陸沾上邊的人,都會被刻意貼上標籤。」Jenny感嘆,都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但現在她在心裡默默地打上問號。

(中國時報)

#口罩 #窗外 #旅客 #鄰居 #回家 #隔離 #Jenny #緊張 #班機 #返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