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這次疫情,大陸民眾對於完善公衛體系與相關設施的認同程度大大提升,對此,大陸政協委員朱仝玉表示,現階段,大陸的傳染病醫院的規模、布局和科學設置尚無法應對大規模疫情爆發,未來應在多個區域設立體量大的國家應急醫學中心和戰略儲備中心,補齊當前公衛設施不足。

針對此次疫情暴露的公衛體系缺陷,朱仝玉解釋,疫情讓大陸的公衛體系三大不足暴露出來,首先,大陸缺少大體量的區域性應急醫學中心和戰略儲備中心,難以有效應對突發大體量的公共衛生事件;其次,傳染病醫院生存艱難,綜合性醫院應對乏力,關鍵時刻難以承擔傳染病救治的應急任務;第三,保障公共衛生安全的應急技術儲備不足,難以有效應對新發突發傳染病。

朱仝玉建議,要規畫建設「國家應急醫學與戰略儲備中心」;他表示,根據大陸人口分布特點,要應對10萬人級別的全國性疫情爆發,可按人口在全大陸超大和特大城市分區規畫約10家國家應急醫學與戰略儲備中心,每個中心應具備3000至5000床的收治能力。

對於中心的建設,朱仝玉提出,也要充分考慮「平戰結合」戰略要求;比如,「平」時臨床診療期間,每個中心日常開放床位1000至2000張;「戰」時則可將2000至3000張規畫為應急床位。

朱仝玉進一步提到,國家應急醫學與戰略儲備中心需要具備3大功能;首先,是病例應急救治的功能,在大規模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或大規模災害事件發生後,提供緊急醫療救治,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和城市安全;其次,是快速確認、鑑定病原體的功能,這可以為臨床救治決策提供技術支持、為新發病原體可能導致的疫情提供早期預警;再次,則是研發、創新預防、診斷、治療技術,尤其是研究和儲備應對新發突發傳染病方面的技術。

朱仝玉強調,應急醫學與戰略儲備中心應當同時具備快速機動、醫學診斷、臨床救治、創新研發等綜合能力;這將在社會效益、經濟效益等多方面同步發揮價值和效益。

(旺報 )

#中心 #儲備 #戰略 #醫學 #戰略儲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