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在上任之後,就不斷用「大陸每年偷竊我們幾千億美元」、「大陸偷竊了我的技術、工作」等等話語來批評大陸,這也是川普發動貿易戰、封殺華為的主要藉口。但只要對工業發展史稍有了解的人,就可知道美國沒有資格說出這種話,因為中國大陸今天的作法,跟18世紀的美國如出一轍,根本是五十步笑百步。

美聯社作家威斯曼(Paul Wiseman)曾發表文章表示,18及19世紀中最熱衷竊取別國先進技術的,不是他國,正是美國;而美國現今指責中國大陸從事這種偷竊違法行為,曾在兩世紀前幫助美國超越歐洲競爭對手,成為工業巨人。

文章指出,鼓動剽竊的官員是當時的美國財長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苦主則是英國。漢密爾頓為讓國家轉變為工業強權,1791年時主張美國需「取得一切在歐洲出名的機械」。美國在18世紀要想成為經濟強權,獲得高級技術人員或業內行家,也跟取得硬體一樣重要。

兩百多年前,美國尚處於缺乏技術勞工的年輕國家,也一樣無視別人要求保障商業機密,靠著偷竊技術來進步。美國知名刊物《外交政策》2012年12月發表一篇題為《我們也曾是剽竊者》(We Were Pirates, Too)的文章指出,今天的大陸就如1 9世紀的美國那樣意志堅決,要與競爭對手取得經濟上的平等地位, 將竊取他們能竊取到的所有技術。

該文作者莫里斯(Charles R. Morris)稱,重要差別在於,現代資訊記錄的水準讓竊取行為獲得的回報比以往多得多。這篇被大陸評論人士廣泛引用的文章甚至說,在國與國的「偉大競爭」中,沒有人會談論道德;如果美國人當時發明出能看到英國工廠的神奇望遠鏡, 美國人也會使用。

智財海盜當時還會獲美國讚揚。現為美國布朗大學華森國際與公共事務研究中心(Brown University's Wat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nd Public Affairs)、著有「走私者國度:非法貿易如何造就美國」(Smuggler Nation: How Illicit Trade Made America)一書的安德瑞亞斯(Peter Andreas)在其書中所載,一個將棉花處理機具從倫敦走私到美國的人,還被賓州貿易團體盛讚「山寨紡織機具的巧匠」,願提供重賞。這部仿冒版的機具,還出現在1788年於費城舉行的國慶遊行隊伍。漢密爾頓1791年時還授權財政部,給願將仿製版英國紡織機械帶到美國的英國紡織工人生活津貼。

雖然英國為防技術外流,對輸出工業設備祭出重罰,並揚言對招攬英國技工到海外科處1年刑責,但全都徒勞無功。

安德瑞亞斯表示,「我們今天告訴大陸的是,『照我說的做,別學我的作法』。但事實是,美國自己過去就是全球智財剽竊的溫床。」安德瑞亞斯並不反對美國對抗大陸的侵權行為,「但從回顧史實的角度看,責難與義正詞嚴就大可不必」。

這個情況在進入19世紀末葉,情況也並沒有改善太多。只不過當時已經發展出較完善的專利制度,常被拿來做為兒童勵志故事的發明大王愛迪生,其實本身也是個有名抄襲大王,他的許多發明都是從歐洲當時已發展出來的技術改善、登記成自家專利。

美國科技領先全球,要一直到一次大戰後,歐洲百廢待舉,才20年後又發生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雖參戰,但主戰場都不在其本土,至此,才確立了美國科技領導全球的地位。

(中時電子報)

#科技 #華為 #美國 #大陸 #偷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