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香居店主吳雅慧拿著今年日本森藝術中心畫廊的浮世繪展的DM,由於展覽主題與『吃』相關,DM上設計一個人吃烤鰻魚,大喊「おいしい!」。(劉宗龍攝)
舊香居店主吳雅慧拿著今年日本森藝術中心畫廊的浮世繪展的DM,由於展覽主題與『吃』相關,DM上設計一個人吃烤鰻魚,大喊「おいしい!」。(劉宗龍攝)

許多人喜歡在旅遊時收集紀念品,但對舊香居店主吳雅慧而言,每當去日本旅遊,帶回的紀念品卻是一張張日本電影、藝文展覽的廣告DM文宣。由於日本DM講究設計美感,在紙張、設計、印刷上都有獨特的美學呈現,不只是蓬勃藝文活動的歷史紀錄,某些「限定版」DM更成為收藏者心目中的逸品,例如一張奈良美智的展覽DM大張海報,因為款式少見,網路上甚至能賣到上千元。

吳雅慧20年來因為工作常去日本,陸續收集上百張藝文展覽DM,近日和攝影師林盟山、設計師李惠康、小福印刷創辦人Miki Wang三位DM「收集控」合力舉辦快閃展「紙の大吟釀POP-UP店」,像是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日本版海報,各種攝影和藝文展覽的DM貼滿「舊香居藝空間」的藝廊牆壁,十分壯觀。

吳雅慧表示,在一般想像中,DM是免費發放的宣傳品,但日本的DM設計卻十分講究,像是同一部電影上映的DM,和DVD販售時的DM會是不同的設計。展覽到各地巡迴,不同地點也會有不一樣的DM設計。甚至在不同書店、咖啡店發放的版本可能都不同,收藏的同好必須特地跑到各處,仔細翻找,才能收藏到全套。

吳雅慧表示,2017年她去日本看愛知縣美術館的「梵谷和高更」展,現場有三款DM,兩款以梵谷作品設計,一款是高更,「我直覺想,有兩款梵谷,應該也會有兩款高更才對。」詢問展場員工,才知道的確有第四款以高更作品設計的DM,「由於在外面書店只有擺梵谷的兩款DM,許多人進展場就先拿高更的DM,以至於特別稀少。」

身為藝術策展人,吳雅慧認為,雖然不一定能親臨每一個展覽,但光是收集藝文展覽的DM,就能看出背後的策展觀點,甚至有時代背景,「像是浮世繪可能已經展了很多次,還有什麼角度能做?今年日本森藝術中心畫廊的浮世繪展就設定是與『吃』相關的浮世繪作品,DM上設計一個人吃烤鰻魚,大喊『おいしい!』。」

「DM」一詞源自英文「Direct Mail」,如今意指紙本的文宣品。李惠康表示,在日本,DM大小幾乎是A4或電影DM的B5尺寸,「因為運輸便利的因素,特殊尺寸的DM運輸費用比較貴,比較少見。」不只有電影、藝術展覽的DM,甚至書籍、作家展覽也製作DM,像是太宰治文學沙龍、遠藤周作系列講座、文學館展覽等,都會設計DM,在各式周邊商品之外,也成為獨特的紀念品。

吳雅慧表示,日本的職人精神就是,希望即使是一張普通的文宣,都能美得讓人捨不得隨手丟棄,「比起塞滿展覽、電影資訊,日本的DM十分有設計感,本身就值得收藏,成為高明的行銷方式,也讓藝術設計融入日常生活。」雖然快閃展只到週日,吳雅慧表示,歡迎更多同好帶著自己收藏的日本DM來分享、交換。

「紙の大吟釀POP-UP店」即日起至5月24日在舊香居藝空間展出。

(中時 )

#日本 #展覽 #設計 #電影 #藝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