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念忠25歲時創業開「胡同燒肉」,沒敢讓家裡知道,因為爸媽一直盼他回金門教書或幫忙賣貢糖,「我們家的金美、金記貢糖以前生意很好,早年金門戰地駐紮10萬雄兵,阿兵哥返鄉時都會來買土產。」

吳念忠說,金門小孩長大不是留金門,就是來台灣讀書,後者是他唯一的野放機會。「我在金門讀高中時常常蹺課、打架,讓爸媽頭疼,不知如何是好。到了高三,為了追隔壁班的女生(吳念忠的太太),假日特地到校陪她一塊K書,我爸不信我會念書,還藉口送便當查勤;我會讀體育系,是因為我爸聽朋友建議,既然這小孩靜不下來,讓他讀體育系,看會不會乖一些。」

吳念忠考上輔大體育系來台之前,母親擔心他住宿舍學壞,提前安排在台北買房子,要他與舅舅一起住,每天放學就回家。

或許是家裡開店關係,吳念忠很會做生意,就讀輔大體育系時,每年暑假包下游泳池教學專案,轉手給學弟們去教,攢下90萬元;畢業後到佳姿健身房擔任經理,每月要扛400多萬元的業績目標。

「我不排斥做業務,實際上我還蠻會賣東西的,老婆都說我適合當直播主!」吳念忠解釋,他推課程或賣會員卡從不挑客人,反而主動了解客人的作息,「如果對方一周來一次,你賣他會員卡沒意義,不如推薦合適課程,你就換算給他聽,健身一次花一百塊,買課程的話,平均一堂30多塊,一次可省6、70元較划算,成交機率才高。」

後來佳姿健身房倒閉,待業期間,他被大學同學找去開燒肉店。當年教游泳賺的90萬成了創業第一桶金,他成了胡同燒肉的第三大股東,從此與燒肉結緣。孝順又好強的吳念忠,一直到胡同燒肉開了第四家店,才敢帶媽媽去吃,「當我告訴她這是我開的店時,她卻說她早就猜到了。」

胡同燒肉裡賣了不少好酒,吳念忠也坦承愛喝酒,年輕時一次能喝下一瓶半的高粱酒,「我剛創立胡同燒肉時很辛苦,曾經9個月沒休假天天上班,每天下班就想喝兩杯放鬆,不過即使喝醉,隔天中午照樣起來上班!我媽為了我的健康,從金門寄自釀的苦瓜高粱酒來台灣給我,結果太好喝了,我反而喝更多。」(待續)

更多 CTWANT 報導

【燒肉飛上天3】合夥人另創大腕燒肉 好友分開各自精彩

【影爆點】翁煌德:《你的鳥兒會唱歌》 花非花的情調

【添壽豬腳2】可口豬腳大王 老滷滷汁大滾燜透

(中時電子報)

#燒肉 #吳念忠 #金門 #體育系 #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