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聯辦20日發表題為《紫荊:中央對港全面管治權應得到切實行使》的文章稱,根據香港基本法第23條,特區是完成香港國安立法的責任主體。香港應儘快完成維護國家安全相關立法。同時,中央有保證國安的憲法權力與責任,如果特區遲遲無法完成立法,中央有權修改基本法、依據基本法第18條將全國性法律引入香港、專為香港制定全國性法律和向特區政府發出行政命令等,都是中央可考慮使用的方法。

該文稱,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權力全部為中央授予,這是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的邏輯起點。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也對中央權力作了全面而具體的規定。按照一國原則,中央除負責香港的外交、軍事事務外,還擁有廣泛權力,如任命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審查和發回特區的法律,決定部分全國性法律在特區實施,對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及修改的最終批准和同意備案,決定特區進入緊急狀態,解釋基本法,修改基本法等。

該文建議基本法規定的中央各項權力應根據香港工作需要切實、有效地行使,並形成相關制度和機制。特別是要重點考慮幾個問題:一是研究基本法修改。香港基本法實施也已23年。香港的現實狀況不可避免發生了很多變化。一國兩制已經進入了50年不變的中期,一些長期積累的矛盾逐步顯現,必須因應現實需要,從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及維護行政主導等相關方面,著手討論基本法的修改問題是未雨綢繆,防患於未然。

二是行使中央指令權問題。回歸後中央很少明確行使有關權力,導致指令權未有形成一套制度,令香港社會甚至遺忘了中央對香港有這樣的權力。三是落實中央監督權問題。有授權就要有指導、有監督、有糾錯。對經監督而不能在特區自治層級糾錯的事項,應上升至中央政府發出指令及釋法修法層級糾錯。

三是儘快補齊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制度短板問題。經歷2014年「占中」和2019年修例風波,香港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必要性更加凸顯。香港回歸近23年,國家安全始終是突出短板,近年外部勢力對香港事務深度干預,更凸顯加強維護國家安全制度建設的重要性。

(中時 )

#香港 #中央 #基本法 #特區 #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