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勞工協會(TIWA)等團體今天赴台北車站抗議,最後走入大廳席地而坐,他們呼籲,不應訂定規範限制移工、人民使用大廳。(林良齊攝)
國際勞工協會(TIWA)等團體今天赴台北車站抗議,最後走入大廳席地而坐,他們呼籲,不應訂定規範限制移工、人民使用大廳。(林良齊攝)
24日台鐵工作人員舉牌勸導坐在黑白格的移工遵守防疫措施,保持防疫距離。(陳怡誠攝)
24日台鐵工作人員舉牌勸導坐在黑白格的移工遵守防疫措施,保持防疫距離。(陳怡誠攝)

今天為2020年開齋節,開齋節為伊斯蘭教重要節日,許多信奉伊斯蘭教的印尼移工過去會來到台北車站聚集,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台北車站擬在疫情後,一度研議要永久禁止民眾在大廳席地而坐,國際勞工協會(TIWA)等團體今天赴台北車站抗議,最後走入大廳席地而坐,他們呼籲,不應訂定規範限制移工、人民使用大廳。

雖然車站大廳並未開放,但許多移工今天仍聚集至台北車站周圍,部分選擇頂著大太陽在外頭坐著,部分仍至台北車站的走廊聚集。

對此,台鐵台北站站長黃榮華表示,下周將邀集各團體、專家學者研擬大廳使用辦法。

印尼移工Wiwin表示,台北車站過去是他們經常活動的地方,雖然近期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但只要台北車站有活動,他們不會刻意霸佔,而配合防疫,他們也減少群聚,但現在禁止席地而坐的規定恐將被永久化,但長期使用的移工未曾被邀請討論,只能被迫接受。

記者會後抗議移工與社團代表前往大廳席地而坐用行動表達訴求。(陳怡誠攝)
記者會後抗議移工與社團代表前往大廳席地而坐用行動表達訴求。(陳怡誠攝)

Wiwin提及,台鐵曾經用「干擾旅客進出」為由禁止移工使用,但台鐵大廳過去也常常租借給其他私人活動,「難道是因為他們沒有付錢?」,或是對台灣社會而言,來自東南亞的人出現在台北車站,就已經傷了他們的心?希望台北車站在疫情過後,繼續開放給包含移工在內的大眾使用。

陳秀蓮指出,許多人認為移工大可以使用如咖啡廳等付費場所,但這些移工的薪水往往僅有基本工資、甚至不到基本工資,不可能為了短暫的休息時間就付費使用,希望交通部思考這個問題。她說,可以接受在特定節日控管動線,但不可以再另行訂定方法規範大廳使用。

東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楊友仁指出,公共空間必然是個政治的空間,如果沒有站出來行動捍衛,可能會成為戒嚴的空間,大廳遭封也意謂著移工的市民權、公民權遭剝奪。

24日鐵路警察站崗勸導遵守防疫措施,移工則在管制區外保持距離席地而坐休息。(陳怡誠攝)
24日鐵路警察站崗勸導遵守防疫措施,移工則在管制區外保持距離席地而坐休息。(陳怡誠攝)
國際勞工協會(TIWA)等團體今天赴台北車站抗議,最後走入大廳席地而坐,他們呼籲,不應訂定規範限制移工、人民使用大廳。(林良齊攝)
國際勞工協會(TIWA)等團體今天赴台北車站抗議,最後走入大廳席地而坐,他們呼籲,不應訂定規範限制移工、人民使用大廳。(林良齊攝)

(中時 )

#台北 #車站 #移工 #台北車站 #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