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籍小女童Cinta經9個月抗癌康復出院,其媽媽艾妮的雇主鄭冠霖(右二)更像要接孫女回家一樣開心。(馮惠宜攝)
印尼籍小女童Cinta經9個月抗癌康復出院,其媽媽艾妮的雇主鄭冠霖(右二)更像要接孫女回家一樣開心。(馮惠宜攝)
印尼籍血癌寶寶Cinta的父母在印尼認識,倆人後來都來台灣工作,並結婚生下Cinta。(Cinta媽媽提供/馮惠宜台中傳真)
印尼籍血癌寶寶Cinta的父母在印尼認識,倆人後來都來台灣工作,並結婚生下Cinta。(Cinta媽媽提供/馮惠宜台中傳真)

嘉義貿易商鄭冠霖家中印尼籍看護女兒5個月大時被因腹部腫大、發燒被診斷出罹患「幼年型慢性骨髓性白血病」(血癌),必須經骨髓移植才能救治,幸小女孩與媽媽配對吻合,可由母捐骨髓給她,唯期化療、類血栓溶解劑等藥物費用不斐,鄭冠霖從不問價格全部買單,他把移工看護當家人的義行讓醫療團隊相當感動,再寫下Taiwan Can Help紀錄。

1歲4個月大的Cinta二日在印尼籍父母和鄭冠霖陪同下,向主治醫師、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副院長巫康熙獻花表達感謝,Cinta長達九個月的抗癌路,不但有台灣高品質醫療協助,Cinta媽媽台籍雇主善心義行也成小女娃抗癌成功關鍵支柱。

巫康熙指出,Cinta無兄弟姊妹可捐骨髓給她,透過慈濟骨髓庫配對也無結果,雖然臨床上父母和小孩吻合的機會相當低,但她很幸運和母親艾妮的配對相常吻合,唯她仍需先做6個月化療才能進行移植,其化療藥物需自費,而移植後她又出現肝臟靜脈阻塞,類血栓溶解藥物一次就高達6位數,但鄭冠霖把艾妮當妹妹,總是鼓勵她全力救治孩子,從不問費用,前前後他出的醫療費已超過移工3年的工資。

蘇冠霖說,艾妮10年前到他家中照顧媽媽,母親走後又照顧爸爸,就是他的家人,他曾問日籍客戶如果家中看護發生這種事,他們會怎麼辦?得到「買機票送他們回國」的答覆,但他做不到,他也說把艾妮當成自己家人,那會考慮要花多少錢?全力救就對了。

巫康熙說,骨髓移植有一定的難度,很多國家沒有能力進行這樣的治療,如果Cinta回印尼可能沒機會長大,感謝鄭冠霖的善心,讓Cinta的父母沒有後顧之憂,也讓醫療團隊不留遺憾。

#冠霖 #移植 #骨髓 #媽媽 #看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