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淑臻、莊凱勛3日一起受訪。(興揚電影提供)
蔡淑臻、莊凱勛3日一起受訪。(興揚電影提供)
蔡淑臻、莊凱勛3日一起受訪。(興揚電影提供)
蔡淑臻、莊凱勛3日一起受訪。(興揚電影提供)
蔡淑臻在《噬醉者》飾演寂寞人妻。(興揚電影提供)
蔡淑臻在《噬醉者》飾演寂寞人妻。(興揚電影提供)
蔡淑臻、曹晏豪劇中幽會。(興揚電影提供)
蔡淑臻、曹晏豪劇中幽會。(興揚電影提供)
莊凱勛飾演更生人。(興揚電影提供)
莊凱勛飾演更生人。(興揚電影提供)

莊凱勛與蔡淑臻在去年的公視影集《噬罪者》,演活更生人王翔與寂寞人妻唐娟,兩人皆被報名角逐今年金鐘獎,蔡淑臻3日受訪時坦言劇中與曹晏豪的「車震」戲,是她從影以來最大尺度。她透露原本對親密床戲一直有陰影,10年前拍《犀利人妻》一場她強吻溫昇豪的戲時,「我以為要真的吻,我還伸舌頭!他當下沒說什麼,我事後才發現,原來吻戲不用把舌頭伸到對方嘴巴裡!」

蔡淑臻不好意思地說,她是若干年後看同戲演員拍吻戲,以及電視上看到吻戲好像都沒伸舌頭,跟別的演員聊天才發現:「原來在台灣拍吻戲沒有要伸舌頭啊!連好萊塢也不見得伸舌頭!」被問當時溫昇豪的反應,她羞紅臉笑答:「他有用牙齒擋住!沒有要把嘴巴張開。我心裡還覺得為什麼被擋住,當下有點受傷!」她猜想溫昇豪可能覺得她是對戲劇投入,「殊不知我就是個生手!」後來即使兩人很熟了甚至成為同門,她也沒跟溫昇豪聊過這段往事,覺得不好意思。她坦言那時覺得演員好像不能所有事情都問,「好像問了就是會被當傻子,怎麼連這種事都需要問!」

蔡淑臻透露,她剛從模特兒轉戰演員時,原本要參演陳以文導演1998年執導的電影《果醬》,原本都已完成試鏡、定裝,也得知有需要裸背的床戲,她告訴自己「這是當演員必經的路」,就沒想很多,事後卻愈想愈害怕到受不了,只好跟經紀人說對不起,婉拒演出,她承認自己嚇到逃跑實在很沒種,也一直對親密床戲有陰影,沒想到事隔20年,直接在《噬罪者》跳級「車震」火辣演出,演藝生涯有了大突破。

她說,拍親密戲男生比女生會有更多顧忌與心理障礙,即便很專業也是會尷尬,因此當時與曹晏豪從開拍前的讀本就已經開始在暖身,她會主動拉近跟他的距離,例如一場看夜景需要摟肩摸腰的戲,「我先去抱他,跟他說你可以放心、相信我,抱他抱了一分鐘,讓他覺得手放在我身上是很自然的事,不會被誤會,兩人就比較放開了」,拍車震激情戲前,她也僅跟曹晏豪說「你手要放哪裡都可以,不要把我內衣弄掉就好! 」 她覺得這角色有幫助她,「只要進入這角色,就沒想那麼多,我也不像當年那麼青澀了」,且曹晏豪也幫了滿大的忙,「這場戲我幾乎是被動的,但鏡頭前我看起來是主動的。是他讓我坐在他腿上,他腿一直動,我其實都沒有動,只要配上聲音就好」。

莊凱勛聽蔡淑臻聊起吻戲、親密戲經驗,有感而發地說,很羨慕拍那種很唯美的戲,「為什麼我每次都是要依依啊啊那種!每次要的都是衝撞、激烈的!」莊凱勛過去在不少作品演過多場激烈床戲,《樓下的房客》演出更是令人印象深刻,他打趣喊:「我應該是台灣男演員裡面,第一個要把衣服一件件穿回來的。」他現在會慎選劇本,「不然這一兩年都是接到那種在廁所、又要性侵又要幹嘛的,沒有驚喜。」一旁的蔡淑臻分析:「因為你的外型就是有種原始的霸氣野性!」

至於拍吻戲有沒有伸舌頭,他說自己沒注意過這件事,也不把注意力放在舌頭上面,但這部戲中難得跟夏于喬有唯美吻戲,「我學聰明,都會先問導演,要到什麼程度,有些要去『很遠』的就要先問清楚」。

莊凱勛今年事業運旺,絲毫未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去年底拍公視《天橋上的魔術師》,戲殺青後緊接到台中拍攝何潤東執導新戲《誰在你身邊》,8月又將進新劇組《塵沙惑》,將一路忙到耶誕節前都無法休息,也無法常陪剛滿2歲的兒子,只能天天視訊,就連大家推薦的《想見你》、《誰是被害者》等好戲都沒時間欣賞。

金鐘入圍常客的他,曾以《回家路上》拿下金鐘迷你劇男主角獎,今年再度因《噬罪者》被看好是角逐金鐘視帝大熱門,他表示還是會期待,但現在的期待已經跟小時候不一樣了,他希望如果有機會上台的話,是運用自己的一點影響力,幫在幕後工作、成就角色的幕後人員說一些話。

曾三度入圍金鐘獎的蔡淑臻也坦言對金鐘獎「當然有期待」,她覺得有幸能能入圍的意義就是被肯定是「不錯的演員」、「大家趕快來用」的品質保證,畢竟有很好的故事、角色,也要交給可以信任的演員!

(中時 )

#吻戲 #舌頭 #蔡淑臻 #溫昇豪 #犀利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