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公開的《蔣經國日記》揭密蔣經國對許多人的愛恨情仇,然而他與蔣宋美齡之間又有何祕辛?已故專欄作家林博文曾在《中國時報》撰文寫過「蔣經國崛起 母子權力較勁 跨世紀第一夫人」之文章,從中可見「母子」如何過招。

全文如下:

復興基地的政治氣氛和以前大陸時代大不相同,縱然宋美齡在對美外交上仍居一言九鼎之地位,然其政治權力顯然已逐步受挫,她的最大對手不是別人,乃是蔣經國。蔣家父子決心不讓另外三大家族的灰燼在臺灣重燃,亦不許別的政治勢力在寶島扎根,他們要改造國民黨 ,首先要剷除孔、宋、陳的力量。

蔣家的兩位蔣夫人:蔣宋美齡十足的權威,蔣方良則與權勢無關,她只是一位家庭主婦。(沈明杰翻拍,本報系資料照)
蔣家的兩位蔣夫人:蔣宋美齡十足的權威,蔣方良則與權勢無關,她只是一位家庭主婦。(沈明杰翻拍,本報系資料照)

事後證明在歷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中,雷德福對臺灣最為友好,雷德福夫婦每次訪臺,宋美齡都會請官邸裁縫師為雷德福夫人做幾件漂亮的旗袍,他們家的客廳也掛了一幅宋美齡所繪的中國畫。一九 五五年四月,雷德福與國務院遠東事務助卿饒勃森奉艾森豪之命赴臺勸說蔣介石放棄金門、馬祖,條件是:(一)美國負責封鎖大陸沿海 ;(二)大陸港口外布雷;(三)臺灣部署核子武器。蔣介石憤怒拒 絕,雷德福稱這是他軍旅生涯中最痛苦的一次任務。

民族至上 國權第一

宋美齡五十年代初訪美期間正值緬甸政府強烈要求國軍李彌部隊撤出緬境而引發國際糾紛,仰光向聯合國控訴國府侵犯領土,美國一面公開呼應緬甸,一面卻暗中默許中央情報局支援李彌部隊在滇緬邊界 騷擾共軍。顧維鈞向宋美齡建議撤退李彌部隊以平息國際憤懣,並換 取美國裝備國軍兩個師的承諾。宋美齡同意顧的主張,但指示他應向 美方說明國府無法有效控制李彌部隊的難處。事實上,臺北不願在緬 甸撤軍一事上完全聽命華府,宋美齡知道美國玩弄兩面手法,她長期 受到蔣介石的耳濡目染,總是堅持民族至上、國權第一的原則,處理 對美外交。

一九五三年初夏,臺灣省主席吳國楨與當局不和,辭職赴美,並發表一連串抨擊國府(特別是蔣經國)的談話,在國際上引起不小的風波。顧維鈞以大使身分不得不在各種場合為蔣介石父子辯護、批評吳國楨,即連在紐約作寓公的胡適亦痛批吳。與吳國楨關係頗睦的宋美 齡(她一直稱吳為KC),特別向顧維鈞問起美國朝野對吳國楨事件的反應,顧作了詳盡報告,宋美齡聽完報告後,一言不發。吳國楨偕妻 子黃卓群出走後,宋美齡曾數度寫英文長信給吳氏夫婦,勸他們返臺 並遊說吳接受蔣介石的建議出任總統府祕書長。宋美齡最清楚吳國楨 自我流放的原因,吳與陳誠、蔣經國的權力傾軋、自由派思想、過於 操切的政治企圖心和挾美自重等因素,促成了吳和老蔣的決裂。宋美 齡在顧維鈞面前的沉默不語,十足顯示她在吳國楨事件中尷尬、敏感 而又無奈的處境。

夫人派、太子派

蔣宋美齡(左)、蔣經國(右)。(圖/本報系資料照)
蔣宋美齡(左)、蔣經國(右)。(圖/本報系資料照)

一九五四年春天,國民黨在紐約辦的一份報紙突然發表一篇〈顧維鈞老矣〉的社論,建議國府撤換已擔任八年駐美大使的顧維鈞,其時顧氏六十六歲,仍年富力強。這篇社論不知是臺北授意或黨營僑報的 意見,總之蔣介石確有意調動顧維鈞,派他出任考試院長。當時仍在 美國的宋美齡知悉後極力反對,她的理由是駐美大使這個崗位極為重要,此刻不能換人,美援關係到中華民國的生死存亡,目前唯有顧維 鈞最熟悉美國國會、政府和政治人物;對臺灣而言,時間是最寶貴的 ,未來十個月至兩年將是臺灣的關鍵時期。蔣介石同意其看法而未調 動顧維鈞。顧返臺述職後繼續留在華府,並在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談 判過程中,費了不少心血,同時亦為孫立人事件到處向美國朝野解釋 和說明。

一九五四年四月底,宋美齡自臺北飛抵芝加哥治療困擾她多年的皮膚病,七月到長島蝗蟲谷姊夫孔祥熙住宅休養。其時參議院國內安全小組主席、極右翼的內華達共和黨參議員麥卡倫,提出了一項美國應 與蘇聯絕交的議案;他獲悉蔣夫人在長島養病的消息後,即透過顧維 鈞邀請蔣夫人到參院聽證會作證,以支持他所提出的美蘇絕交案。麥 卡倫認為以蔣夫人的聲望和中國飽受俄國欺凌的歷史,如能到參院作 證,將大有助於提案過關。顧維鈞以蔣夫人健康不佳為由先予婉拒, 七月十一日顧大使到蝗蟲谷拜訪蔣夫人,告以麥卡倫請求作證一事。 蔣夫人說,即使她身體健康,亦不會出席作證,她不能以中國第一夫 人的身分介入美國國會事務,何況她很了解麥卡倫的提案太不切實際 。

復興基地的政治氣氛和以前大陸時代大不相同,縱然宋美齡在對美外交上仍居一言九鼎之地位,然其政治權力顯然已逐步受挫,她的最 大對手不是別人,乃是蔣經國。蔣家父子決心不讓另外三大家族的灰 燼在臺灣重燃,亦不許別的政治勢力在寶島扎根,他們要改造國民黨 ,首先要剷除孔、宋、陳的力量。孔祥熙和宋子文在紐約做寓公,陳 果夫病死臺北,陳立夫則被放逐到新大陸,在新澤西州養雞、在紐約 唐人街賣湖州粽子和「陳立夫皮蛋」,與花果飄零的CC徒弟們談論時 局及月旦人物。

國勢阽危之際奉命在上海整頓經濟和金融,「打老虎」不成反被譏 為「打蒼蠅」的蔣經國,痛定思痛之餘,必然同意傅斯年所說的「要徹底肅清孔宋二家侵蝕國家的勢力」。他深深知道,孔宋家族的巧取豪奪、為所欲為,他的繼母要負很大的責任;他也了解,宋美齡視孔家子女如己出,並無意和他建立親密的母子感情。

宋美齡與蔣經國的關係是很微妙的,表面上,經國對繼母執禮甚恭 ,但在偽裝面具的背後,母子之間的權力較勁,卻是臺灣第一家庭的 新戲碼。蔣介石的御醫熊丸含蓄地說:「如外間傳說,經國先生跟蔣 夫人間確實有些意見,但他對夫人很尊敬,夫人說的話他大多不會違 反?事實上有時候經常是下面的人在吵,夫人身邊的人和經國先生身 邊的人彼此在那兒爭鬥……。」又說:「……外界傳說有『夫人派』 和『太子派』之別,事實上夫人與經國先生間也談不上什麼派系,都是下面的人在那兒攪和罷了。」

(中時新聞網)

#宋美齡 #蔣經國 #臺灣 #蔣介石 #顧維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