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大學高級講師、摩根士丹利亞洲前主席Stephen Roach週一(6月8日)撰文指出,美元作為世界主要儲備貨幣擁有「過度特權」的時代即將結束。美元可能會大幅下挫35%,下測2011年7月低點。

美元作為世界主要儲備貨幣的「過度特權」時代即將結束。上世紀60年代,時任法國財政部長德斯坦(Valery Giscard d』Estaing)主要出於失望而創造了這個詞,對美國自由地依靠世界其他國家來支撐其過高的生活水平表示不滿。近60年來,全世界都在抱怨,但這一情況並未發生改變。如今,這樣的日子恐將成為過去時了。

由於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影響,美國人的生活水平將受到前所未有的擠壓。與此同時,世界對曾經被廣泛接受的美國例外主義的假設產生了嚴重懷疑。貨幣決定了國內經濟基本面和外國對一國強弱的看法這兩種力量之間的平衡。這種平衡正在改變,美元很可能即將崩潰。

這一問題的種子是由美國國內儲蓄的嚴重不足播下的,而這種不足在大流行之前就非常明顯。2020年第一季度,國民淨儲蓄(包括家庭、企業和政府部門經貶值調整後的儲蓄)降至國民收入的1.4%。這是自2011年末以來的最低水平,也是1960年至2005年平均7%的五分之一。

由於國內儲蓄不足,又希望投資和增長,美國充分利用了美元作為世界主要儲備貨幣的地位,並大量依靠國外的過剩儲蓄來實現這一目標。但不是沒有代價的。為了吸引外國資本,美國的經常賬戶自1982年以來每年都出現赤字。由於包括投資,經常賬戶是衡量貿易的最廣泛指標。

新冠肺炎及其引發的經濟危機,正將儲蓄與經常賬戶之間的緊張關係推到崩潰的邊緣。罪魁禍首是政府預算赤字的激增。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的數據顯示,2020年美國聯邦預算赤字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可能會飆升至和平時期的紀錄17.9%,2021年有望回落至9.8%。

最初,被恐懼驅使的失業的美國工人將很大一部分財政支持存了起來。這將緩解國民儲蓄面臨的一些直接壓力。不過,美國財政部的月度數據顯示,危機導致的聯邦赤字擴張,已經遠遠超過了由恐慌引發的個人儲蓄激增,4月份的赤字是第一季度赤字缺口的5.7倍,比4月份個人儲蓄增幅足足高出50%。

換句話說,本已急劇下降的國內儲蓄正在形成巨大的下行壓力。與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的形勢相比,當時國內儲蓄首次出現淨負值,2008年第三季度至2010年第二季度,儲蓄佔人均國民收入的-1.8%,而此次可能的下降幅度可能會更多,可能會跌至-5%到-10%這一聞所未聞的區域。

這就是美元將發揮作用的地方。目前,美元走強,得益於在危機期間長期顯現的典型避險需求。國際清算銀行(BIS)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1至4月,經通脹因素調整後的美元貿易加權匯率較2011年7月的低點上漲了近7%,較同期的低點則整整高出33%。

但是,即將到來的儲蓄崩潰導致經常賬戶赤字急劇擴大,很可能使其遠遠超過2005年末創下的占GDP-6.3%的紀錄。無論美元是否是儲備貨幣,在這種情況下,美元都不會倖免於難。關鍵的問題是,什麼因素會觸發美元的下跌?

只要看看川普政府就知道了。貿易保護主義政策,退出巴黎氣候協議、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世界衛生組織和傳統的大西洋聯盟等一系列全球支柱協議,對新冠病毒疫情的反應,再加上自1960年代末以來最嚴重的社會動盪,顯而易見,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正在削弱。

隨著經濟危機開始走穩(希望是在今年晚些時候或2021年初),國內儲蓄大幅下降,這種認識應該會在美國國內出現。美元可能會輕鬆地試探2011年7月的低點,按廣義貿易加權和通貨膨脹調整後,美元最多將貶值35%。

美元的崩潰將帶來三個關鍵的影響:

首先這將引發通膨,一個受歡迎的對抗通貨緊縮的短期緩衝,但結果是疫情結束後經濟復甦勢頭疲弱,即經濟進入滯漲狀態。另一個擔心滯脹的原因是,疲弱的經濟增長和不斷上升的通貨膨脹的艱難組合可能會對金融市場造成嚴重破壞。

第二個影響是,從某種程度上說,疲軟的美元是經常項目赤字激增的徵兆,預計美國貿易赤字將急劇擴大。美國與102個國家的多邊貿易逆差如果繼續受到保護主義的壓力,將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美國政府將貿易轉向其他成本更高的生產商,這實際上是向陷入困境的美國消費者徵稅。

最後,面對美國政府不合時宜地希望在金融領域與國際脫鉤的局面,誰將繼續為這個終將失去「過度特權」的國家的儲蓄赤字提供資金?以及這些資金現在需要什麼條款(利率)呢?就像新冠疫情和種族暴亂一樣,強勢美元的下跌將使儲蓄不足的美國經濟的全球經濟領導地位受到非常嚴厲的打擊。

文章來源:FX168財經報社
#儲備貨幣 #摩根士丹利 #全球 #儲蓄 #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