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學生會擬在本周六校務會議提案,清除校內「不義遺址」,由於台大校園裡面並沒有最常被當成「轉型正義提款機」的蔣公銅像,因此台大學生會把焦點轉向「以台大歷任校長命名的公共空間」,劍指以台大校長傅斯年命名的傅鐘和傅園等公共空間。

問題是,中外大學以歷任校長或院長等命名的公共空間、大樓,多了去了,高雄科技大學燕巢校區「憲章館」,以創校第一任總務長李憲章命名;成大雲平大樓是以前任校長羅雲平命名;政大文學院百年樓以政大首任校長陳百年命名,這現象如此普遍,怎麼以校長命名就是「不義」了?台大的陳文成紀念廣場也以人名命名,為何就被認定是正義的?以正義之名到處冠以非我族類者罪名,骨子裡卻是蔑視正義,這不就是打著紅旗反紅旗嗎?

我們建議台大校務會議,本周六針對學生會的提案,不要迴避,大家直球對決,甚至開一場辯論大會,談談何謂「轉型正義」。

台灣解嚴30年,蕞爾小島上的歷史戰場早已清理完畢,能鬥的物事包括學校裡的蔣公銅像、黨政軍退出校園、歷史課本去中國化等早已鬥完,連校歌裡的「吾黨、三民主義、重歸祖國」都被抓出來檢討;228事件已經進入歷史課本,從國小到高中反反覆覆研讀;「蔣公誕辰紀念日」、「國父誕辰紀念日」、「台灣光復節」都消失了,228成為國定假日了……台大學生會到底還要鬥甚麼?這套假借轉型正義之名扮演「誰是受害者」的把戲,到底何時玩膩?

究其實,轉型正義是當年兩德統一時,勝利的一方也就是西德,用以重構、框架作為敗者的東德其內在精神和自我認知所使用的工具。國民黨當年棄守大陸、退居台灣,對台灣人民充滿了原罪感,30年來被民進黨用「轉型正義」這個工具打得潰不成軍;但現在民進黨已經黨政軍一把抓,成為執政者,怎麼會有執政者一直在檢討在野黨的?

我們建議,台大學生會不應再用「轉型正義」這個早已用濫的詞,而是坦坦率率地討論他們心裡想談的「台灣建國方略」的內涵;或者是放眼太平洋對岸的美國種族歧視暴動,那裡有真正的不義正在發生。否則雙重標準的「正義」,只是讓大家都噁心到「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了。

(旺報 )

#正義 #轉型 #命名 #轉型正義 #大學 #台大 #學生會 #不義遺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