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署推動醫材自付差額上限,引發醫界反彈,甚至驚動總統府。民間監督健保聯盟表示,過去健保署雖推出比價網,但民眾資訊不對等,無法實質獲利。醫界質疑收費天花板將導致藥廠賠本,退出市場,影響醫療品質,但督保盟對廠商的成本持保留態度,否則為何給得起價差?若一個完全執政的政府連對的政策都挺不住,那就是沒有能力。

督保盟發言人滕西華表示,健保給付資費上限是針對部分給付的醫材,而不是全自費。過去衛福部長陳時中擔任衛生署副署長的時代,心臟塗藥支架納入差額給付,就已經出現同樣的產品,收費卻不一的狀況。後來幾年,健保署推動比價網,讓民眾瞭解各家醫院的收費情況,但民眾的資訊不對等,無法實質獲利,只有有錢人才能用得起好東西。

滕西華表示,一個醫材問世時,都得經過健保審查,審查期間全自費使用,審查後健保會決定全額給付、差額給付或全自費。健保將特定醫材納入差額給付而非納入全額給付,意味著價格與品質沒有對等,但仍認同這個產品的價值。

以劉真想做的TAVI為例,價格約是109萬,健保近期計畫差額給付30幾萬,剩下的70幾萬就會被設為天花板價格,兩者加起來仍然是109萬,醫界、廠商並不會虧損。

滕西華表示,先前有義大利為首的幾個國家聯合指出,過度昂貴的醫藥品讓國家、人民無法負擔,失去原本促進人民健康福祉的目的。她認為,國家幫管上限,民眾才不會淪為待宰羔羊。醫材問世、納入給付後,成本本來就會降低,醫院若為競爭,也只能將價格調降,醫師在解釋費用時,也因各家收費上限相同,少了很多道德責任,真正受惠的是民眾與醫療體系。

「醫療的平等,就是希望這個體制底下不會有人窮,而無法用到好的產品。」滕西華認為,健保這項政策是正確的政策,如果一個完全執政的政府連對的政策都挺不住,那就是沒有能力。醫界若對此政策有質疑,可就價格上限以及醫材分類是否要調整來進行討論。

(中時 )

#健保 #給付 #醫材 #政策 #差額 #督保盟 #滕西華 #自付差額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