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身在奪冠希望濃厚的公鹿隊,控衛喬治希爾(George Hill)仍然對復賽有猶豫,他的身體已準備好,但是心理還沒走出黑人同胞佛洛伊德(George Floyd)枉死的悲劇。「若我沒籃球天賦,我的下場大概就跟佛洛伊德一樣了。」

希爾對美媒ESPN說:「我認為現在發生的事比籃球比賽更重要。我親眼見過警察暴力,我看過我一個表親在路邊躺了1個半小時,才有另一個警察趕到。(佛洛伊德事件)傷得我很深,我的小孩是混血兒,我畢生都要為此擔憂。」

NBA的跨種族婚姻很常見,希爾的妻子是拉美裔,他們的孩子都有非洲裔的小捲髮。希爾嘆息說:「我只能自己保護自己,我不能指望他們(警察)保護我,他們才不在乎我們。用膝蓋壓著一個人的脖子長達8分46秒,臉上還掛著微笑,這樣的人已經不是人了。400年來,警察從不是我們的保母。」

湖人球星詹姆斯(LeBron James)也有類似的感嘆,「若我不會打球,我可能就去混幫派了。」他前年33歲時曾說:「我很幸運,在我經歷的那個環境,很少人能活過18歲。」即使功成名就,詹姆斯家中仍會遭到仇視非裔的惡徒破壞。

不過近百年來美國也有明顯的改變,至少非裔美國人多了一些出路,有機會藉由體育競賽改善生活環境。韋德(Dwyane Wade)說過就是籃球幫助他遠離毒品與幫派,成功帶他脫離險惡的街頭。

(中時新聞網)

#希爾 #籃球 #佛洛伊德 #警察 #N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