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首先獨家稱,騰訊有意向收購百度持有的愛奇藝股份,成為愛奇藝的最大股東。雖然文中表明該收購還在商談中,且騰訊、百度和愛奇藝三方均表示對此事「不予置評」,但一般認定在公關用語中「不予置評」的用語等於「承認」,已令大陸民眾想像騰訊收購愛奇藝之後的日子。

對資本市場而言,騰訊可能成為大股東的消息,無疑給投資人信心上的提振。

愛奇藝十年持續虧損,2020年一季度虧損率高達37.5%。一季度末,其流動資產合計193.75億元(人民幣,下同),低於流動負債208.78億元。愛奇藝股價從一季報發佈日開盤起,連續五個交易日下跌,跌幅超過15%,表現了投資人對其未來發展的擔憂。而騰訊的入主,將有效緩解愛奇藝現金流和盈利方面的壓力。

消息一出,愛奇藝應聲大漲,漲幅一度超過40%。截至美股6月16日收盤,愛奇藝漲幅鎖定在25.85%。

愛奇藝想做大陸的網飛(Netflix),無奈國內版權問題、用戶付費教育問題等遲遲得不到解決,獲利利遙遙無期。而百度一心發展AI和科技,無心也無力再填補愛奇藝燒出的無底洞。

而騰訊一慣行事風格就是:「打不過你就買了你」、「能用錢擺平的絕對不動手」。

騰訊分別於2011、2016、2018年收購了開發《英雄聯盟》的拳頭公司、開發《流放之路》的Grinding Gear Game和開發《皇室戰爭》的Supercell超過80%的股份,並且持有數十家遊戲公司的股份和大陸代理權,無需自行組建團隊研發,便逐漸穩坐大陸乃至世界遊戲界頭把交椅。

2016年,騰訊宣佈控股酷我音樂、酷狗音樂,將二者與QQ音樂整合,出現了現在的音樂行業一霸:騰訊音樂。

而2015年,騰訊文學與盛大文學整合完成,騰訊旗下又多閱文集團一員大將,創造了海量IP,為2020年騰訊音樂娛樂集團進軍音頻領域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如今,騰訊視頻面臨著當年QQ音樂同樣的競爭局面,甚至比當年更急迫地需要與競爭對手整合。

截至2020年3月31日,愛奇藝和騰訊視頻的MAU(月活躍用戶數)分別為5.72億和5.36億。而截至2019年末,大陸行動網路MAU為11.35億,較前一年成長已經下降至0.7%。

無論比照已開發國家同類產品市場佔有率,還是按照大陸現在的成長趨勢,愛奇藝和騰訊視頻的圈地運動都走到了盡頭。繼續增加MAU成本越來越高,還不如照搬「買買買」的套路。

不過,即使騰訊真的控股愛奇藝,大概率也不會整合出一個「騰訊愛奇藝」平台,而是讓兩個平台分別獨立發展,精細化定位。但是,我們將騰訊視頻和愛奇藝現有數據擬合成一家公司(以下簡稱「騰愛」)的數據,可以方便直觀地瞭解到併購成立之後騰訊的強大。

首先,愛奇藝和騰訊視頻的MAU中,即使重複率高達90%,騰愛MAU也可以超過6億,達到新的高度。

付費會員數,按照現在愛奇藝的20.61%(騰訊視頻付費率為20.89%)計算,雖然廣大網友已表示按照騰訊的一貫作風,一定會將會員分開付費進行到底,將達到約1.29億。

其次,騰愛會有同行無法超越的獨播片源或自製內容數量,有效播放量更是無人能敵。另外,兩家合併後,市場上版權之爭將平息許多,騰愛作為「內容搬運工」的成本也會隨之降低。

營業成本降低,疊加用戶數量上升,內容庫的豐富使護城河更深,騰訊買下愛奇藝,怎麼算都應該不虧。

從出生時背後資本支持的角度看,愛奇藝比網飛幸運許多,作為百度的嫡系部隊,不需要像網飛一樣出租DVD白手起家。但是從發展環境看,愛奇藝面臨的情況要複雜許多。

大陸市場比美國市場人口基數大,潛在用戶絕對數量多,所以愛奇藝10年能獲得5.7億MAU,而網飛全世界的註冊用戶只有不到2億。

但大陸不成熟的市場意味著「原始」的用戶習慣、粗放的監管和野蠻的生長,愛奇藝並不能像網飛一樣,只專注發掘和搬運用戶需要的內容;也不能像網飛一樣靠講盈利的故事瘋狂燒錢十幾年,而是急切地需要變現來證明自己的能力,需要有三頭六臂來保護自己的領地。

大陸市場競爭太激烈。早年群雄廝殺到「愛優騰」三分天下,還沒來得及休整,抖音、快手等短視頻的衝鋒號角已經吹響。長視頻領軍者們為了留住用戶,剛剛開始入場短視頻鬥爭。

結果就是,網飛老老實實只收固定費用,甚至對一些老用戶承諾終身9.99美元/月、絕不漲價,會員費合計佔到收入的98%以上;愛奇藝費盡心機,採用「超前點映」、分級會員等多種方式,才使會員費收入占總收入的60%左右,不得不發展出產品矩陣,電商、廣告、遊戲、付費、經紀、打賞、出版、發行、授權九大IP貨幣化手段齊下。

網飛燃燒投資人的錢為自己開路,被市場追捧十幾年,市值高達1910億美元;而無論是愛奇藝自身的虧損還是中概股的負面消息,都能讓愛奇藝的股價波動不已。

網飛從2015年開始加大籌資力度,2015-2019年利潤快速上升的同時,其自身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始終為負,且經營產生的現金缺口不斷擴大

要想把網飛模式搬到大陸的環境裡,除非有強大而堅定的後盾,能為其持續提供十幾年的巨額資金支持(比如京東集團持續投入京東物流),否則,「單純」的「技術男」網飛恐怕也很難在各種亂戰或圍剿中存活。

大陸無網飛,並不是因為大陸的流媒體平台技術落後或不能靜心耕耘,而是在這個市場中網飛很難活得下去。

騰訊是很精明的,畢竟他想要的不是大陸的網飛,而是大陸整個娛樂市場。倘若真的收購了愛奇藝,騰訊就可以暫時拿下長視頻領域,開始其他領域的「登頂之戰」。

不過,即使騰訊想要收購愛奇藝的新聞是真的,這次恐怕會遇到不小的阻力。

第一道阻力,也許來源於百度。

雖然愛奇藝是個虧錢的「無底洞」,百度現在大力發展AI需要大量資金,出售愛奇藝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並且甩掉這個「包袱」能讓百度的財報好看許多。但是,倘若百度想回港或回A股上市,愛奇藝對大陸投資人來說是個不錯的招牌。

此外,百度發展的AI和AR/VR等技術,一旦成熟並運用到愛奇藝,可能帶來業績的爆發式增長。

百度與愛奇藝「打打鬧鬧」多年,愛奇藝一直強調「獨立性」卻未離開百度,百度一直為愛奇藝的虧損焦頭爛額但也沒把其拋棄。市場2018年就有傳言稱騰訊要收購愛奇藝,最終被證為偽,這次也未必能成真。

第二道阻力,可能來自愛奇藝CEO龔宇。

愛奇藝九週歲生日上,龔宇把對愛奇藝的期望凝練成創新、專業、包容、簡單和獨立五個標籤,並著重強調了「獨立」。「愛奇藝在精神上和資源上都是獨立的,能走到今天真的非常不容易。」

愛奇藝作為百度旗下唯一的長視頻平台,自然可以相對按自己的意願發展。一旦被納入騰訊旗下,面對定位相同的騰訊視頻,愛奇藝必然會被迫割捨一部分業務,不可避免要按照集團整體規劃發展。一向重視「獨立」的龔宇,未必接受這樣的結局。

第三道阻力,大概源自字節跳動。

與騰訊和愛奇藝不同,字節跳動搶先佔領了短視頻的高地,現在又有意分長視頻的一杯羹。

字節跳動雖然成立較晚,但是在成立之後借由今日頭條爆發式發展帶來的用戶流量,迅速孵化了多項業務,其中不乏抖音、抖音火山版、西瓜視頻、懂車帝等熱門APP。

Quest Mobile數據顯示, 2019年抖音短視頻DAU(日均活躍用戶)遠超除微信外的其他頭部APP,抖音短視頻和抖音火山版的月人均單日使用時長也都位居前列。西瓜視頻更是有些出人意料地在使用時長方面拔得頭籌。

目前西瓜視頻累計用戶數超過3.5億,日均播放量超過40億。2020年1月,《囧媽》在西瓜視頻全網免費獨播,開創了春節檔電影在線播出新紀元,同時也表現出字節跳動拿下長視頻市場的決心和相應的實力。

如果騰訊收購愛奇藝,字節跳動不僅進入長視頻領域會困難得多,更可怕的是,它知道騰訊的下一步,恐怕就是收購它暫時稱王的短視頻領域。字節跳動會任其發生嗎?

第四道潛在阻力,是《反壟斷法》。

聽說收購傳聞,廣大網友紛紛呼喚:沉睡已久的《反壟斷法》,該醒醒了!

眼看大陸的娛樂市場真的要成騰訊的天下,就算它現在不漲價,以後也不漲價嗎?就算大陸市場再活躍、再年輕,等騰訊一家獨大發展到一定程度,「後浪」可能連小水花都拍不起來了。即使不提價,壟斷也不利於保持行業的活力,不利於健康發展。

第五道阻力,則可能來自阿里。

長視頻三強「愛優騰」,優酷不能沒姓名。背靠阿里,優酷MAU穩居第三。

對於收購傳聞,阿里暫未表態。也許因為阿里、美團與京東在本地生活激戰正酣,電商平台618大促在即,無暇他顧;也許因為收購事項尚未證實,就暫且讓子彈飛一會兒吧。

等待傳聞被證實或證偽的過程中,抽絲剝繭才發現,大陸文娛領域的高手對決要開始了。而長視頻平台,就是那兵家必爭之地。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中時新聞網)

#百度 #長視頻 #愛奇藝 #騰訊 #網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