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國府退守台灣,印度立即宣布與大陸建交,蔣中正總統在日記大駡印度總理尼赫魯為泥黑路,我與印度關係進入冰河期。1962年陸印在喜馬拉雅山下大戰,在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戰略思考下,意外重啟我與印度的交流及軍事合作,台灣在印度成立「後門小組」,專門監聽藏南中共軍事動態,印度甚至希望台灣協助藏族培訓反共游擊隊,但遭拒絕。

蔣中正之所以這麼氣印度,是因為當初印度爭取獨立時,國民政府出力甚大,沒想到國府退守台灣,第一個踹中華民國的竟是印度。1949年新中國一成立,我駐印度大使羅家倫即降旗返國,加上印度不斷在聯合國替大陸幫腔,新仇加舊恨,我與印度關係想好也難,但1962年的陸印之戰卻讓冰封許久的兩國關係出現了解涷的機會。

1962年戰爭爆發後,台灣立即嗅到機會,國府從香港下手,1963年指派在香港親台出版人張國興秘訪印度,向印度當局遞出橄欖枝。當時與我有外交關係的越南、美國則從旁協助,我與印度很快搭上線,尼赫魯總理也接見了張國興。但兩國關係畢竟冰涷太久,加上台灣在陸印大戰中並未選邊站,對印度所持的領土主張也不認同,蜜月期很快就結束,原本要互設代表處的建議也無疾而終。

雖然在外交上沒有重大突破,但兩國畢竟都有一個共同的敵人_中共,雙方還是建立軍事合作的秘密管道。目前擔任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檔案舘東亞舘藏主任的史學家林孝庭在他的書《台海.冷戰.蔣介石:解密檔案中消失的台灣史》有很精闢的分析。

林孝庭在書中指出,1964年8月間,台北方面一個代號名為後門小組的情報偵蒐據點,在一座印度軍事情報局專用的機場內秘密成立,來自台灣的情報人員共11名,每年輪調一次。1965年5月,後門小組圍牆天線被強風吹倒,維修人員抵達時,該小組人員赫然發現除了美方技術人員外,竟然還有4、5名中國人,經探悉才獲知當時美印合作推動的藏族反共游擊隊訓練營也設在機場內。

印度一直想與台灣發展情報關係,以更進一步了解大陸的動態,但因印度不同意台灣在印度設置情報據點,而是單純想情報交換,蔣經國認為無太不助益而未推動。1978年印度為了培訓藏族反共游擊隊,強逼台灣駐印人員參與,希望借重台灣的國共鬥爭經驗,在藏、印邊界培植反共力量,做為日後牽制大陸的一股力量,但台灣基於對西藏的領土主張,再度否決。

(中時新聞網)

#中印戰爭 #印度 #解放軍 #台灣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