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新冠疫情衝擊的海嘯第一排,晶華酒店今日股東會備受關注,董事長潘思亮提出晶華要轉型「城市休閒飯店」因應。或許貧窮限制了我們的想像力,畢竟位處都市叢林中的晶華,是要怎麼城市休閒?這轉若沒有個創意,還真不知道怎麼轉。

有個問題要先回答,如果疫情遠離,晶華要不要轉回來?

站在經營者的立場,為了養活員工,當然得多方嘗試,比方說殺價促銷,如果還沒有人要來訂房,那就買一送一,反正只有賣不出去的價格,只有賣不出去的住房,台北市內的國際觀光飯店哪個不是如此,最糟就是像東方文華那樣,封房了。

晶華要轉型城市休閒飯店,當然不是不行,但一個城市中,總不能都是城市休閒飯店,國境總有一天要開,半年後、一年後,甚至更久,但不會永遠不開,這就代表還是需要國際觀光旅館,如果全部轉光光,以後誰來經營國際商務客?

講更直接些,關鍵不在晶華,在於國境何時開放、如何開放。潘思亮說得沒錯,這波疫情讓愈國際化的城市受傷最重,商務客不來、國際旅客不來,就是少掉8成的客源,台北人頂多去晶華吃飯,未必會想住晶華,這不是動員國旅所能填補的。

某種程度「觀光飯店應該比照航空業」,這話也是對的,不過相較於航空業,載不了客人還能載貨,至少還能做些什麼,國際觀光飯店沒這本事。難道要把晶華前的空地挖坑成為戲水池嗎?這「城市休閒感」到頭來會否變得四不像?

晶華確實面臨不能不轉的壓力,不轉型就沒客人、沒營收,所以要轉,但沒說的是不知道之後要怎麼轉回來,猶如摸黑前行。只能盼指揮中心能拿出辦法,給盞國境循序漸進開放的明燈,否則沒有方向,轉來轉去還是停在原地。

(中時 )

#晶華 #城市 #國際 #飯店 #休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