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貨黃金在4月初經歷大幅反彈之後,近兩個多月來一直處於高位盤整走勢中,這令此前押注金價繼續勢如破竹上漲的多頭投資者不免感到失望。金價漲勢受限的原因在於,今年二季度以來美元儼然已經成了市場上最重要的避險貨幣,因此美元指數走勢一直與金價保持同進退,客觀上遏制了美元計價的黃金價格出現單邊突破性行情。

然而,業內分析名家面對當前金價走勢,卻仍勸誡持有黃金多頭者保持耐心,不要氣餒,因為美元指數能夠逞強一時,但無法稱霸一世,在全球疫情風險進一步回落後,美元就將被剝去避險價值打回原型,屆時,以聯準會為首的全球央行在相當長時間仍然將維持的寬鬆力度,將令黃金重演2009-2011年的那波大牛市,突破歷史高位只是時間問題。

同時,相關分析人士指出,在美國財政債台高築而聯準會不斷「放水」的雙管齊下之下,美元的儲值避險地位在日後會重新受到挑戰,其在全球儲備貨幣中的份額也會進一步下降,這時侯,買入黃金就是對沖美元匯價持續頹勢的不二法門。

分析師稱,對於美元而言,最大的風險就是聯準會開足馬力試圖將美國聯邦政府的巨額債務證券化,這將嚴重透支美元的貨幣信譽,屆時,坊間關於美元購買力存疑的各種傳聞都將陷入自我實現的怪圈,美元的儲備貨幣價值也將因此大打折空,面對如此潛在前景,提前佈局黃金多頭倉位就是最好的避險選項。

事實上,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前,坊間就有先知先覺者看出了美元跌落神壇的潛在風險。知名投資大佬彼得·希夫去年9月接受俄羅斯媒體專訪時就表示,美國政府在財政上的寅吃卯糧,將最終葬送美元的霸權貨幣地位,而這一地位才確保了在諸如今年疫情峰值期間這樣的生死攸關時刻,全球投資者會有意願去持有美元現金來規避空前風險,同時全球私人投資者與政府及央行也有意將美元債券作為首要儲備資產。美國當局借此,便靠著僅僅印鈔和發債,就能購買全世界所生產的商品和服務,並支撐起獨一無二的,建立在美式信貸消費文化之上的經濟體系。

然而,希夫當時就指出,這一切都到了該終結的時侯了,大家在有生之年就將看到美元霸權的戲劇性崩塌,一旦美元大幅貶值的自我實現循環開始,就沒有什麼力量能讓它停下來。考慮到美國經濟空心化的嚴重程度,缺少生產活動支撐的美元遲早會跌下神壇。

而現在,聯準會史無前例加速印鈔,同時美國政府花錢如流水,來共同應對疫情衝擊之「非常措施」,無疑在令美元價值被重新評估之「臨界時刻」加速逼近。而一旦美元價值崩潰,美債市場進入最後總攤牌之後,黃金價格的爆發性上漲,也就將是在所難免的。

考慮到當前仍然混亂的經濟形勢,聯準會的強力刺激行動在可預見的將來將難以結束,相關超常寬鬆措施可能延續數年之久,但與此同時,受疫情衝擊和後遺症影響,美國經濟增速即使在得到了強力寬鬆貨幣供給的幫助之下,仍會在相當時間內低於趨勢水平,而聯邦政府的債務卻會迅速從20萬億美元膨脹到30萬億美元甚至更多。光在今年一年,美國政府的財政赤字就會超過3萬億美元。

因而,要幫政府消化掉如此多的新增債務,聯準會就必須更努力地開足馬力印錢才行,甚至此前被聯準會迴避的「負利率」政策,到了未來仍會被迫最終浮出水面,這整個過程都會把美元的購買力一再稀釋,直至其信譽根基有朝一日突然崩塌。

分析師因此推薦投資者及早買入美元,他表示,雖然,受到市場慣性影響,在幣值本身被不斷稀釋之初,美元指數還會靠著全球投資信心和儲備需求的支撐暫不下跌,甚至繼續升值,但這一切都無法阻止其最終遭到清算的結局。事實上,全球央行,甚至包括聯準會自身,都已經開始悄然增加黃金儲備,這就是其對未來前景的未雨綢繆。

#黃金 #美元指數 #聯準會 #風險 #金價